【摘抄】《PRIDE》莱戈拉斯出场片段

依著约定,来我的森林吧。——谷山浩子《在林中》

======

七夕节当然是叶子叶子叶子啊。

原作是日本的内记太太

不过这次先上摘抄,文的概括在摘抄的最后

如果只看自己的摘抄的话,应该是最近最喜欢的叶子中心向文了

======


  “………父亲集结兵力,为的是受到攻打时,能随时反击。除此之外,他说……壮盛的军容,是一种威吓。为了避免无谓的战争,我们也需要展现拥有足够的力量。所以我一定要保持对等的立场,不屈从于任何人,也不求恳于任何人。我的自尊,就是父亲的信念。



  你想要的,是王子内心的柔软记忆。可信的国家、可敬的君主、追随的子民………这是你没有,而莱戈拉斯所拥有的。



  “从小就经常玩呢,当作训练。尤其是捉迷藏之类的,一开始就教了,一直玩到可以很巧妙地隐藏起来为止。”

  真像森林精灵。



  “如果将来能更加自由地行走在这片大地上,我想见识更多的事物。我希望有一天……能住在光辉满溢的森林里……被灿烂的青翠苍绿所围绕。”



  “要更加享受各种事物的乐趣才是啊!”

  莱戈拉斯那承袭自其父的口吻,把双子逗笑了。



  “莱戈拉斯值得你的期待,他不会背叛你。他的自尊心极高,因为他是瑟兰迪尔的儿子。”



  “……莱戈拉斯……你在哪里…学到这首歌的?”

  意识倏地清醒。

  “歌……?”

  他咬著下唇,回视埃尔隆。

  “哀悼贡多林陷落的歌。”

  “我不知道……这种歌。我只知道赞美风、赞美森林的歌谣。



  莱戈拉斯没来后,格洛芬德尔反倒强烈地感受到他对埃斯特尔的影响力。

  也初次理解他教给了埃斯特尔怎样的东西。

  风的解读法、对周遭的观察力、藏身的技巧……

  比格洛芬德尔所教的,更能运用自如。



  “……我王将给予诺多族自由行走于领地的权利,若有必要,我们森林也愿借出兵力。”

  总算……!不只顾问们,连埃瑞斯特也这么想:总算!

  “王子是说,让顽固的瑟兰迪尔王动心的,竟然只是一个霍比特人?”

  不知是谁冒出了这句话。

  莱戈拉斯扬起嘴角。

  “这还不够吗?只是一个小人儿的勇气就融化了王的心。而最要紧的事,不就往往可从这些细微之处察知吗?我也见过比尔博·巴金斯,他是个非常朴实、勇敢、出色的人。您认为为了守护这些的所作所为,愚蠢吗?



  莱戈拉斯身为一国的王子,自然要尽他的义务。所谓精灵之力可以净化土地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莱戈拉斯确实没有我们上古的诺多精灵那样的力量。不过,西尔凡精灵--也就是木精灵有他们独特的能力。他们会为了要长期滞留而清理那片土地、培植草木。那是莱戈拉斯的工作。



  除了自己的王,莱戈拉斯没有其他主君。埃斯特尔,向莱戈拉斯求取友情之上的东西是不可能的。



  “不,你做不到。我……信任埃西铎,即使他被魔戒的力量所禁锢,那也无法令我抹消对朋友的情谊,也无法动手杀他。不管发生什么事,莱戈拉斯会始终信任埃斯特尔,欣然地献出生命吧。谁也阻止不了,即使埃斯特尔变心了。用不着担心,埃斯特尔还在成长,等他长大了,自然会理解莱格拉的友情。”(埃尔隆德说)



  “我不是任何人的,也不会向任何人屈膝。我,只从属于我的国家。所以……我不能成为你的,你能了解吗?作为替代,我发誓给你永恒的友情。不管你是谁,也不管等待你的是怎样的命运………”(莱戈拉斯说)



  莱戈拉斯会像镜子一样映出别人的心。



  莱戈拉斯永远不会成为任何人的。

  他的欢喜,只存在于光辉灿烂的森林里。



  

  “王的头冠……那是活生生的植物吗?”

  已做好准备迎接任何话题的莱戈拉斯顿时现出放松似的表情。

  “是的。怎么了吗?”

  “没什么,我只是从没见过那么美丽的王冠。”

  听着赞美的莱戈拉斯微微一笑。

  “我王很期待甘道夫与人类的来访。所以今早,我就编了这顶王冠。”

  “王冠不会枯萎吗?”

  “不会——只要我王戴著的期间。”



  “这只是一个父亲的直觉。我只希望在这个森林安稳度日。但儿子不同,我能感受到在他体内的欧罗费尔的血--那种黑暗不除,真正的安稳不会降临的执念。他甚至不顾我的反对,想和埃尔隆德和解,然后他成功了。就是这样的气魄……所以,当时候到来,他会奋起对抗黑暗吧。”(瑟兰迪尔说)



  “昨天这枚果实还是青的,这片叶子也是。它们一天天成熟,要不了多久所有的叶子都会落下,在春天时再抽出水零零的嫩绿新芽。我还是喜欢会持续变化的事物。”



  他转身,手指抵著唇,发出一声呼哨。

  一匹白马从丘陵的另一侧奔来。

  精灵轻盈地飞身上马,再度露出微笑,没有话别,便策马离去。

  彷佛他只是要离席片刻。

  然而此后,又要好些年见不着他了吧。

(这段莫名戳……)



  “暴风雨来了。”

  莱戈拉斯说道。

  “成片的树林被砍倒,嫩叶被扯下,鸟儿被驱逐。”

  亚拉冈马上领悟这个比喻。

  “不管是多么猛烈的暴风雨,都会有结束的一天。大地会再度抽出新芽。”

  “我是在暴风雨中行走的命运。”

  “我知道。”



  

  “我不会被还未见识过的恐怖给吓倒的。”

  “为什么………是什么驱使你这么做?是为了埃斯特尔吗?”

  “是为了我父亲和我的国家。”



  回去了!

  多么温暖的话语!

  这,就是莱戈拉斯之所以强的原因。

  他有归处。

  有等待他的人。

  有信赖他、爱著他的人。



  莱戈拉斯不但战胜了恐惧。还映出他的心。

  “我一定会回到森林!”

  莱戈拉斯起身,以坚定的口吻说道。

  那是在最后同盟之战中,惨败的瑟兰迪尔的强。

  是决不舍弃任何希望的强。



  “我相信亚拉冈,他一定会达成目标。也相信波罗米尔爱国爱家人的心。我相信矮人,相信霍比特人。也相信瓦拉的爱,我想他们决不会抛弃这个世界。我……相信父亲的爱,只要父亲还爱著我,我就不会辜负他。我一定会活著回来。”



  我知道。

  我看得见。

  看得见你记忆中的王都。



  “你……莱戈拉斯阁下,你真正……爱的是谁?”

  “我的森林,我的王。”



  “莱戈拉斯,你对波罗米尔了解多少?”

  “这个啊,要了解人类是很困难的。不过,他和你不同,他是军人,是指挥官,在率领军队上,你不如波罗米尔。我想,你该多听听波罗米尔的意见。而且他比你想像中要温和多了--在对待弱者时。”

  宛如翻飞的叶子,莱戈拉斯轻飘飘地落在亚拉冈的身旁。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旅行。”(莱戈拉斯说)

  亚拉冈叹了口气。



  他总是忘记莱戈拉斯比自己年长。

  那不变的美、西尔凡所特有的天真无邪,总让莱戈拉斯像个永远的少年。

  而且,莱戈拉斯从不傲慢。

  他会给人忠告,但更多的是听从别人。

  他对自己的随从傲慢吗?

  不,那仅是在国事上,保持作为一个王子的威严罢了。



  “你没有深爱的家园;而埃尔隆德王虽然担起责任,但那并不是出于对这个山谷的情感。那些生你、养你、爱护你的人、你所热爱的大自然,以及让这一切存在的土地………你们没有这些。你能懂吗?那种无论要付出多大的牺牲,也要守护住的事物,你没有。………故乡,它让人坚强,也让人软弱。波罗米尔一直被紧逼著,所以他没有那个心力从历史中去学得如何判断善恶。如果我的森林被不断侵扰,我的心疲惫不堪的时候,若有绝对的力量出现在我面前,我也会想要抓住它。”

(叶子在阿拉贡面前为被魔戒诱惑的大菠萝说情)



  “真正的艰苦,从现在开始。一路上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所以,只有信任夥伴,这才是我们所拥有的最强大武器,才是我们真正的力量!



  “总有一天,我也必须面对我所选择的命运,必须和恐惧作战。那时,我要怎么做才能找到光明?和我所爱的人一同远去……”(阿拉贡说)

  “就是去相信。”(莱戈拉斯说)



  当欧罗费尔踏上征途时,在想些什么?

  或许,他早有觉悟……再也回不了森林了吧。

  这是所有同伴的宿命。

  无法回头。

  无法回到魔戒现身前的生活。

  必将付出重大的牺牲。

  也许会有人失去故乡,或是,失去自己的性命……

  但是若问他们“要去吗?”,每个人还是会点头吧。

  为朋友。

  为所爱之人。



  在完成自己的使命时,我能露出这样的表情吗?

  能不诅咒自身的命运,忍受磨难,展现喜悦吗?

  能在走完这样的人生,在临死之际笑出来吗?

  能问心无愧、堂堂地迎向人生的终点吗?

(金花的想法)


  于是莱戈拉斯走出了营帐。

  清晨。

  新的一天。

  新的世界。

  新的时代正要展开。


======

这篇文可以用一句话概括——All叶一片混战中,瑟莱亲情向从头笑到尾

这篇文中瑟莱亲情互动、AL的相遇以及叶子的核心性格都把握得超级棒,然而表现手法就见仁见智了,不管怎么说,能准确地传达出上述三样并给我如此深刻的印象,在同人文里都是很罕见的

想了很久该如何公开这篇文,恐怕只能上摘抄,否则不管是剧情还是人设,分分钟被当成雷排掉,那真是很可惜啊

年代太久远了,我只有txt找不到链接,各位小天使如果有原链接的话求贡献qwq先说谢谢啦

=====


评论(4)
热度(29)
  1. 一粒米白水行 转载了此文字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