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ewt】如纸页落地

*神奇动物1与2之间,有少量私设

因药物副作用而过于坦诚的忒修斯,以及恶作剧又一次失败的纽特。

都是在年尾遇上神仙CP,哭着吃下跪着产出。


  表盘上的蒲绒绒都睡着了,滚作一团地堆在数字二上。圣芒戈的凌晨寂静又昏暗,只有眼下这间病房浮动着一层光。

  

  半个小时前,最后一个留守的傲罗敲门,询问纽特是否需要帮助。纽特礼貌地拒绝,不用担心,这里有他在。现在所有治疗已经结束,他小心地举起魔杖,调整光球的位置,估计哥哥就要醒了,他可不想忒修斯一睁开眼睛就满是被惊吓的样子。

  

  他收拾床边桌子上的杂物,刀,勺子,抹布,坩埚,调制解药的各种材料,皮克特窸窸窣窣地从口袋里攀出...

心事了了,斩弦离家

世界上有万千风景,无尽风情,和更多的不痛不痒,至于不能写的,永远都很少。多不等于全是对的,少的不等于不重要。

【整理】那些年叶子箭锋指过的生物

COLO:

莱戈拉斯战过很多半兽人,但是他的箭头所指,不仅仅是黑暗阵营……吸叶子的时候发现他好像什么生物都敢射啊……如果有什么游戏菜单,攒各种对象成就,那叶子多半能集满满一版奖章。

喜闻乐见半兽人&强兽人:

勒苟拉斯百步穿杨的神技,再度射穿了两名半兽人的咽喉。(《魔戒远征军》,第2章第5节)

(路遇魔多射手)勒苟拉斯放下桨,拿起罗瑞安的长弓,一溜烟地跑上岸边。他弯弓搭箭, 瞄准著对岸的黑暗阴影。随著他的每一箭射出,对岸就会传来一声惨叫,但从这边什么都看不见。(《魔戒远征军》,第2章第9节)

(圣盔谷)叶子和金雳的砍兽人比赛。这段已经深入人心了我就不全列...

每天睡觉前都跟自己说:醒来了以后,一定要去做一件什么事。说得很难很难,这样第二天可以说,是被吓得醒不来啦。但是第二天真的醒来了,就会花一天的时间,从早餐开始努力,期盼黄昏出结局。今天比较艰难一些,所以拖到了晚上。

感觉活得越来越像只蜉蝣。蜉蝣也能很幸福的。每天都很珍贵,所有事情都可以随时是最后一次。

【密林父子】开仓放粮(画手)

准备过冬了,即将饿成一道闪电

把关注列表翻了一下,有父子产出的都推荐,有粮一起吃

因为旧粮年代久远,有些太太的主页需要翻好几页

试图用小心心召唤太太回坑

还会继续补充的,因为关注列表非常长,肯定会有遗漏的太太


若木为茶


花样作死墨茵


staRember


妖怪蜗牛


盏长生


岁月之声


花小九爷


初五五五五五


阿眠


奋婧仔


鬼师


桃花粥


被炉肘子


cc clot


Tepes


小町红


willa潇


小龙眼


安身之地

松森:

他说先生,他说他可以保证。
Thranduil是当父亲的人了,这个孩子的年纪和他的孩子一般大,尽管他已经很长时间未见自己的孩子了。
他看着年轻人恳求又无奈的目光,那蓝眼睛柔和又干净,恳求似乎与他的蓝达成了某种协议,一眼看进他心里。
他点点头,不——只是同意了,他让开位置好让年轻人进去,随后没有说一句话走上二楼。
管家是个和蔼的人,和善的带着他,告诉他洗浴间的位置,递给他换的衣服,等到他穿好了走出去时,看到管家眼睛暮然亮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
管家说您穿上真合适,话里惋惜又怀念,目光隔着时光看着他。
他仓促的笑了笑,试探性的问起。
是先生儿子的旧衣服,那孩子服兵役,很久没有回来了。
他点点头,抬...

首先我必须活下来

回到中洲之前,格洛芬德尔确认过所有朋友的归处,再重新记住,仿佛婴儿自己牙牙学语。他一遍遍重复地名、动词、旁人痛彻心扉的安慰,还有一个语焉不详的结局。五百年过去了,某种真相浮头的预感逐渐生长,直到他见到莱戈拉斯,此时莱戈拉斯是幽暗密林的王子。伊露维塔在上,竟然有一天,他要跟莱戈拉斯述说他的死亡。

1 | 11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