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行

坑底刨土,风里嚎歌
吸鹿为生
这里是小杏

 

糟糕,有个bug,我改改


明天就要去看草原了,可是脑子里还在下雪

非常饥饿而且很困了,但是脑子里还在下雪


  2

【瑟莱】预言

疯狂迷叶子遇到年轻时瑟爹的梗


他说,你生长于万物不会凋谢之处,但也要走过渺无人烟的苍茫大地。

种种磨难横亘在人生路途,不仅是你自己,还有整个种族,你会承担不可承受之重,你又会拥有不可承受之轻。

但你很坚强,比任何一个我遇到过的精灵都要坚定和强大,你会力挽狂澜,守护一切你所想要守护。

你会使密林返绿,使春天常驻,人人歌颂你,你的事迹处处被传唱。

你会有温柔勇敢的妻子,有忠诚正直的孩子,一家三口美满幸福惹遍羡慕。

你会是最伟大的精灵国王。

这是我所见,我也必将见证。


  34 1

    是责任。
    责任只会理解付出。
    恒久忍耐,相信真理,永不止息。
    这才被称为正义。


   “走吧,”你说,“就像林中的所有鸟雀终将会离去,溪流总归要离开源头,但会回来的,从雄都带来新绿,自深海携归星光,风是你,雨也是你——我在山谷中等待你的新生。”

   我要走了,走到天涯海际。走向你。

  7

【瑟莱】空号

  

  “这是我的新号码。到目的地之后,我会打电话给你。”

  “你都安排好了。”

  “哎,是啊。”

  “我开车送你吧。”

  “金雳在外面等我。他们跟我顺路。”

  “也行,有朋友陪着会好一些。”

  莱戈拉斯点点头。

  “……东西带齐没有?要不要再添点,路上服务站少。”

  “不用带很多的,学校附近都有。”

  这也太少了。看儿子的手腕用力就知道,这个箱子里最多只有两套衣服和一瓶水,连离家出走的标准配置都达不到。

  他想说,但是没有说,他不想再吵架了,这五个月来难得的安宁,他们都不想打破。

  “我会给你打电话的,ada。”莱戈拉斯说。

  “好。”...

  43 11

【瑟莱】步步紧逼

糟糕小杏又被盗号了/十分羞耻/十分口语


  规则是这样的。舞台上一张桌子,父亲在左,儿子在右,中间十扎啤酒。

  “还有一堆愚蠢的小卡片?”瑟兰迪尔挑起眉毛。

  “愚蠢?不不不,上面写着一些问题,我们随机抽,轮流问对方,然后诚实回答问题。”莱戈拉斯说,“当然啦,你很快就会明白的。”

  “噢。”他一副这逊毙了的表情。

  瑟兰迪尔一边说,一边翻过其中一张——舞台底下三千多双眼睛紧紧盯着他——好吧,他挑起了眉毛。

  “试过趁我不在的时候,带人到家里?”

  莱戈拉斯真的极其坦诚且迅速地:“有。”

  “什么时候??!”

  “这恐怕是第二个问题了,而且卡片上肯定没有这个...

  45 10

【瑟莱】笼中困兽

与怪物战斗的人,应小心自己不要成为怪物。当你远远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尼采《善恶的彼岸》

生化危机梗,千里寻父,十年寻子(不。 

给 @萧萧 的生贺,然而展开有15W+,为了平和地过我俩的生日,我还是只写大纲吧(瘫


  A国和B国交战多年。战争白热化阶段,A国使用了生化武器,引起专门对抗生化武器的S组织注意,S组织决定从制造生化武器的U公司下手,找U当年的实验基地——一座古城堡。这栋城堡是U公司头目的老家,内部结构复杂十分危险,S组织不想牺牲自己的特种部队。组织内有个自称费伦的人毛遂自荐,到东欧去雇一队雇佣兵。

  这些是费伦对叶子说的。...

  39 5

【瑟莱】唯一寻找你的人

*我不想从你那儿获得,证明你存在的虚荣。 

——里尔克《一切寻找你的人》

特殊题材叶子性转,亲情向


  瑟兰迪尔捧着毛巾回来,他的女儿还坐在那儿,裙裾低垂,腰背弓着,双手撑在浴池边,长发耷拉在鬓旁,一滴一滴向下滑水。他轻轻抖开毛巾,那是很大很宽的毛巾,连同他的怀抱将女孩从背后连头带脚都裹好,然后他把女儿转过来,像撕开蝴蝶的茧一样,撩开毛巾和湿头发。

  他擦干净她身上的水,从额头开始,到颧骨接着是下巴,去掉夸张的眼影,抹走在燃烧的口红,揭开厚重的粉底,他轻柔地在她身上划过,屈膝跪下,方便笔触细腻的勾画,更是为了——从下向上看,天鹅颈项般的线条,微微起伏的锁骨,洗尽铅华带来...

  42 11

我余生只需做两件事,感受美,创造美。
——那我就已足够圆满。

  从今天开始改回原名为白水行,其实杏字只是当年手滑的意外,叫着顺口就随便了。
  然而太喜欢那个意境。
  有言“白水行止处”,而我知此处不存在。
  那么就继续,继续行吧。

  4

【瑟莱】如梦初醒

*你恨他,但你知道他是对的

个人黑化向,特殊题材下叶子性转,桃子OOC,亲情向


  她冲出地铁穿进小巷,扔了发带甩掉该死的项链,抓起口红重重地抹,粉底惨白头发扎成一团藏在发网里,一头黑发罩下来,见鬼的裙子见鬼的平底鞋,她拧开那串灯泡看镜子里的自己,再加一点蓝色眼影,像只陨落的青鸟尾巴一直剜到她的鬓间,她伸伸直手臂,在椅子上压腿,解开身上最后的束缚,好了,好了。

  夜场早在搓碟,居然还有闲暇给她飞个吻,今天怎么样莱吉?她甩甩头回应,还能怎么样?天鹅已经在架上被火烤一整天了,她牢牢记得父亲抻开她大腿的样子,你要柔软,柔顺地划过来我的小天使,记住你的眼神,你要这样看这个世界,就像整个世界...

  34 18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