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行

这里小杏,本命叶子

—— 未公开的录像

大型精分吹本命现场,为《鸩杀》蓄势

从今天开始老老实实给本命写文,直到写完这个大坑为止


  “很抱歉,各位,因为个人的状况要缺席决赛了。有你们陪伴的三个月,我已经度过最美好的时光,这是我永生难忘的礼物。祝大家发挥顺利,再见!”

  他已经离去。收拾好行装,跟新认识的朋友道别,拥抱,贴面吻,然后孑然一身。节目组留下了录像,这会是决赛中引人注目的插曲,晚上八点直播开始之后,他的猫爪会被各种私信评论艾特狂轰滥炸,但对他而言,已经不重要了,什么事都不重要了。

  这个时刻,机场里灯火通明,沉寂无声,直到玻璃幕墙之外的景象变得模糊。淅淅沥沥。他嗅到雨水的气味,在兜帽下抬头看这个被浸润晕散的世...

在写完《鸩杀》之前不写任何短篇和开其他支路脑洞

flag高高立起并飘扬。

催任何坑的小伙伴能剧透都尽量私信剧透,其实你们追的都是同一个坑,我在想办法一个坑搞定全部,并发明一种神奇的目录能表现当中的联系。

如此任性,深深感谢所有的耐心和包容,并准备啃键盘。

《直到此刻》写出了同体字设定,稍微交代一下,看我头像。

(二)里瑟爹对同体字的定义是“心中的语言”,他读得懂妻子留下的同体书写明信片,并且把这种语言和自己的噩梦区分开来。
值得一提的是,这张明信片的来源是极其不清楚的,得到它的过程和瑟爹在公场捡起髌骨的过程混在一起,然后,瑟爹在藏髌骨的地方摸到了明信片。

而《在流放地》中,默克伍德家族被判定为叛徒的关键证物,就是一封用南方同体字书写的信件。

也就是说,这是同一个世界观底下的事情。战线已经全面拉开了,唯一的任务就是写完它。

  这是一本被泛滥引用玷污的书。当大部分聚焦点都在令人窒息的背景设定时,我反而被一些很小的细节打动了。奥威尔也许是在预言,阐释担忧,号召或是如何,但他最想表达的,应该还是生而为人最纯净本能的部分吧。


她就冒雨出门,到附近一家有时仍旧开着的小百货铺里,买回来一只装着骰子玩进退游戏的硬纸匣。他仍旧能够记得那是潮的硬纸板的气味。这玩意儿很可怜。硬纸板都破了,用木头做的小骰子表面粗糙,躺也躺不平。温斯顿不高兴地看一眼,毫无兴趣。但是这时他母亲点了一根蜡烛,他们就坐在地板上玩起来。当他们各自的棋子进了几步,快有希望达到终点时,又倒退下来,几乎回到起点时,他马上就兴奋起来,大声笑着叫喊。他们玩了八次...

—— 【密林父子】在同人中接受的设定

老花眼码字工失去眼镜之后顽强地以看手机的距离码着字。

喜欢键盘噼里啪啦的声音,今天心情超级好。


小叶团子是椰子味的。

来自zhiyou《When You Think Things Couldn’t Get Worse》提到“椰子宝宝乳的味道”


小叶子酷爱嚼他爹的长发。

来自用生命调戏真爱的短漫 糖糖糖,粮粮粮 


叶子是瑟爹的御用信使。

来自Mirrordance 《最后的旅程》叶子说“反正我也是到处跑来跑去”


叶子因为瑟爹更擅长近战而选择远程武器。

来自簟色《Only a Mirage》(TL预警)“他幼时暗许以它护佑善于近战的父...

瑟莱跟密林父子之间有道断崖。
当我写后者的时候,意味着无忧无虑。于我与他们而言皆是如此,在这里是平静是黑白分明的世界观。
而瑟莱这个词,自带颜色和气味,是独自走向的冰冷幽深的洞穴,突然没有了尽头。

—— 【瑟莱】直到此刻(二)

不改了,直接重写,san值濒临负数,这不是演习!!!

看着他,你就会知道你再也不是独自一人。  


  有十七封写着他名字的信,而他只收到一张明信片。见字如面。她微笑着,笔尖轻柔地划过:我回到湖边了,在我们原来散步的地方。叶子也很喜欢这里,特别活跃。我迫不及待要带他在这里走路。他会爱上这一切的,跟你一样。还有两个月……我们一起等你回来。

  日期停在十二年前,地址已消失在地图中起伏的荒野痕迹中。

  他将明信片垫在被单和床板之间,一言未发,套上条纹服去吃他的早餐,一碗冲调出来的白色糊状物,还有十六片药,然后准时参加早训,跟他一样装束的几十个人也被悉数赶往野地。他们今天的任务是继续...

—— 【叶子】叶子与金雳友情向摘抄

纪念这传奇的友谊!

既然本命都不遗余力地卖安利了,那就高兴地吃啊(熊本熊摇旗子


They both see and hear the deeper, secret part of the earth. And they would both give their life for this cause. 

——<Voice from the mountain>athousandpigeons


You are my friend, we live, we have won.

——<After the Fall of Barad-dur>...

“那么,这赋予你活过的人生什么样的意义?”

“一部分,只有一部分是昏迷状态,但我宁可称之为平行的人生。听起来好一点。问题是许多人的人生都有多于两个的平行人生。”

——安德烈·艾西蒙《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此时此刻突然想起


这些由习惯蒙上假面的布景又恢复了本来的面目。它们离开了我们。同样,有些时候,在一个人熟悉的面目下面,人们会把他几个月或几年以前爱过的人当作陌生人,也许我们竟会渴望得到突然使我们感到如此孤独的那种东西。然而时候还未到,唯一的一件事:世界的这种厚度和这种陌生性,就是荒诞。

——加缪《西绪福斯神话》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电影预告片给我留下印...

返回顶部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