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ight_:

事实是,所有前卫的,先锋的艺术都是有保质期的,一旦它们成功地将某种观念带到主流面前甚至成为主流,它们的使命就完结了,而要理解它们也必定需要门槛,虽然不算刁钻但依旧阻拦了一部分人。而媚俗,世界上一切拙劣的爱情故事,一切无趣的叛逃和幼稚的抒情都将像史诗那样被不断诉说,不断翻新包装,不断以相同的姿态从不同的创作者手中诞生,它们呈现着的无趣故事都将是永恒的,因为我们的愚蠢,麻木和野心的缺席是永恒的,就算最前卫的人也曾经在其中打过滚,这些创作的阴影才是真正意义上不变的“经典”,一旦理解到这点,永恒这种东西就显得无比不堪一击。

回到中洲之前,格洛芬德尔确认过所有朋友的归处,再重新记住,仿佛婴儿自己牙牙学语。他一遍遍重复地名、动词、旁人痛彻心扉的安慰,还有一个语焉不详的结局。五百年过去了,某种真相浮头的预感逐渐生长,直到他见到莱戈拉斯,此时莱戈拉斯是幽暗密林的王子。伊露维塔在上,竟然有一天,他要跟莱戈拉斯述说他的死亡。

【不自量力的呼吁】拒绝儿童性侵害情节

内容对本圈已经过时,但呼吁是不会过时的,为什么这样的文会出现,留着做自省和防备吧。

kaqjqyx:

占Tag抱歉。

发这篇博文的起因是刷文时看到了幼年叶子,强迫H。

在双方同意的前提下,强迫梗可以作为情趣。但对于儿童来说就是另一回事了。儿童并没有完全行为能力,他们对于正在发生的侵害既没有正确认知,也没有力量反抗。对儿童的性行为,无论是否遭到孩子的抵抗,都是犯罪。

现在,看文的有之,叫好的有之,但没有人站出来说:只要写到对儿童的强迫性行为,就是错的。

我不算什么高尚的人,但我要站岀来说,这是错的。

瑟莱的父子关系让这对CP本身就自带悖德光环,然而我们爱的瑟莱都是清...

【密林父子】关于你爸的死亡拷问

加叔苦口婆心:

对你爸宽容点,他也是第一次当爸爸。

但是他做过一次儿子,比你有经验,你得听他的。

等你有了儿子,你就知道他的难处了。


叶子:搞笑,按我爸那情况,他会恨不得当我儿子的爸爸。


想了一下瑟兰迪尔的个性,加里安一时竟无言反驳,并且脑中不合时宜地浮现了一些奇怪的情节——

“喂奶这么喂的吗?哎你别乱动我来!”

“哪有你这么抱孩子的!这样抱这样抱!”(然后把孙子抱走了)

“干嘛对孩子说重话!我那时跟你说过重话吗?啊?!(转向孙子)你看看你爸,真是混账!爷爷带你玩去啊,不哭不哭~”


加叔:话是这么说,你还是听听你爸的话吧。

叶子:要是当年我在多瑞亚斯出生的话,你...

我超喜欢《影》,因为我很喜欢《英雄》,而《影》里有很多《英雄》的元素,也有理念上巨大的差异,给我特别的惊艳。
对于创作者来说,他一直想要阐述的,他的执念所在,就是他的心。连他的形式都是他的心的一部分。

【叶子】“Hasufel, Arod!——”

       Legolas遇见他时,他才五岁,竟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久到可以让时间夺走生命。日落后风起,风里还有Éomer将军当时呼唤的声音:

        “Hasufel, Arod!——”

                    ...

榆棠君今天码字了吗:

哇这个真的……(;´༎ຶД༎ຶ`)

这个小测试有点准
虽然跟叶子相关的都谜之虐_(:з」∠)_

他就在远方
不要停止追寻着他
——丢火车《白兰鸽巡游记》

1 | 21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