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行

这里小杏,本命叶子

二次元的父亲节。
最感激的当然是我本命他爹啊
带出来一个这么好这么优秀的精灵,能唱歌能打架,心地纯粹善良又忠诚,干得了半兽人也抱得了矮人,不吝夸人也偶尔来点小脾气,最后是长得帅啊,一看就知道是个靠得住的朋友
(「・ω・)「
家教简直前后呼应啊,原著很多细节都看得出有其父有其子,真的非常敬佩了!

—— 安身之地

松森:

他说先生,他说他可以保证。
Thranduil是当父亲的人了,这个孩子的年纪和他的孩子一般大,尽管他已经很长时间未见自己的孩子了。
他看着年轻人恳求又无奈的目光,那蓝眼睛柔和又干净,恳求似乎与他的蓝达成了某种协议,一眼看进他心里。
他点点头,不——只是同意了,他让开位置好让年轻人进去,随后没有说一句话走上二楼。
管家是个和蔼的人,和善的带着他,告诉他洗浴间的位置,递给他换的衣服,等到他穿好了走出去时,看到管家眼睛暮然亮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
管家说您穿上真合适,话里惋惜又怀念,目光隔着时光看着他。
他仓促的笑了笑,试探性的问起。
是先生儿子的旧衣服,那孩子服兵役,很久没有回来了。
他点点头,抬...

—— 【瑟莱】据说有个公主

“你有魔法的双手吗?”

——没有哎,技能都点物攻和速度了。


“小动物会和你说话吗?”

——我还会跟树说话!


“被诅咒过?”

——(看向金雳)你说我数学不好!怎么可能!


“被绑架?被奴役?”

——啊……最多就是被陛下叫出去送个信什么的,平时都是打打大蜘蛛,很清闲的。


“姐妹们散了散了,这个只不过是个王子。”

???!


“你有魔法的双手吗?”

——能让幽暗密林转变为大绿林算不算魔法?


“小动物会和你说话吗?”

——驯服过密林的大角鹿。


“被诅咒过?”

——被史矛革喷没了半张脸……


“被绑架,被奴役?”

——……

——整...

—— 【瑟莱】形式逻辑在密林

给被形式逻辑逼疯了的小姐姐  @Catherines0 

又冷又干还可能有错,妄图用真爱萌混过关。


  假设“莱戈拉斯又高又帅”命题为真,对以下命题做真,假及不确定判断。

  *莱戈拉斯唱歌很好听。

  瑟爹:真。

  领主:你不懂形式逻辑!

  瑟爹:你不懂叶子!


  前提:

  所有密林精都爱精灵王。

  所有爱精灵王的精都想给他唱歌。

  结论:

  所有密林精都想给精灵王唱歌,

  但是只有又高又帅的莱戈拉斯成功给精灵王唱了歌。


  “并非所有西尔凡精不都不必然不会唱好歌。”

  “说精话。”

  “所有西尔凡精可...

—— 【密林父子】童言

强行抢闸六一儿童节!

孩子就该无忧无虑,一直可爱。


  受托尔金教授影响,瑟爹作为一只辛达精,夸精是竭尽“最”等事的。

  举例:在中土可爱的当然是小叶子啊。


  而叶子作为一只有着一半西尔凡血统的精,接受夸奖都是很直率的。

  举例:哦。


  单单看字,很容易造成误会。


  他说“哦”。

  你要知道,那是个小团子在说话。

  那是个已经十岁的小团子,能啪嗒啪嗒追上一只蝴蝶,也收得回要扑下美丽生灵的手。

  他这样看站在蝴蝶远去,飞上高高的树梢,但转眼过去,他又冒险爬到树梢上去,直到再次看见那只蝴蝶。

  是这个小团子在说话。

  他说“哦”。

 ...

  我写文/看文/吃CP,甚至从未顾忌基本伦理、平等与否、如何结局,我只是想看两个有趣的灵魂在心智健全的情况下合乎情理地以各种风格相爱,我爱他们因差异而碰撞出的炽烈火花、灵肉交融的酣畅淋漓、相互补充犹如柏拉图所言的被分割的身体寻回自我的另一半并合二为一。这样的状态,懵懂无知的幼儿孩子绝对做不到,而幼稚狭隘阴暗的心灵永远也不能达成,单方面的倒贴不配与其相提并论,高高在上的施舍与此全无关联,利益道德冲突不能蒙蔽,空洞苍白的文笔和画面无法描摹。

  这种状态美好到可以跟真理平行占据天平两端,也可以是真理中最独特的一部分,它取自于现实又可以高于现实,离奇的是在某些时刻,现实中又可以被寻得,总而言之,...

—— 【密林父子】令人窒息的操作5

瑟爹下渡鸦岭,几乎要在风中飘摇,终于走到战场,竟然看到一个身影。

定睛一看,居然还真是。

“维拉啊,你走得也太慢了吧!”


叶子下渡鸦岭,觉得整个精难受。

肯定因为心情不好,但直觉告诉他这事不简单。

“哎呀,没箭了!”


老精就站在那里,看着小精蹲在地上,把箭捡起来抖抖灰插进背上的箭筒里。

箭在筒里跟着动作一动一动的。

战甲上又是血又是灰,还破了许多地方。


糟糕。我儿子这样就要出远门。

要不要坦陈自己忘掉了大步佬老爸名字的糟糕事实?


糟糕。我老爸看着我,肯定越看越狼狈。

要不要至少说下我要回去拿我那把紫荆木弓,比这把顺手多了?


“要不要先回去整理装备?...

今天写完之后忍不住喝了点小酒
(。・ω・。)ノ♡

—— 【瑟莱】情丝

Summary:瑟兰迪尔:这样找真的要找到天荒地老。

 @松森 今天521!


  已经不知是多少次了。

  ——殿下今天的头发?

  ——老样子。

  ——哎!都多少年啦!

  其实也就五十年。只是今年,每天都分外煎熬,没准两个小时之后就变了呢?

  精灵一般成年当年就结婚了,结婚必定是因着忠贞的爱情,过于强烈的感情纽带,会让彼此的发色相互影响。

  要揣测殿下的恋爱状况,本来很容易。有一半辛达血统的密林王子,跟他的父亲一样,头发是独二无三的淡金色。

  你看,刚踏入生命第五十个念头的殿下,头发长又闪亮,银河星辰在上,密林晨曦在下,都已见证,有美好热烈...

返回顶部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