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行

坑底刨土,风里嚎歌
这里小杏,本命叶子


于是终于有天发现什么情歌都没有这首好听
“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是真的真的好想你,好想你。”

不想给自己捅刀了_(:з」∠)_

发文后删。

松森:

窗外的树开花了,零零点点的粉红花朵缀在绿叶上,从屋内向外看,仿佛看到粉红色甜蜜的糖浆,暖融融的。
他说父亲,给我摘朵花吧。


男人正坐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他听到孩子的话,抬起头顺着光线——阳光为树投进的粉白光影,视线跃过窗沿,落到树上。
光给他镀了层光,连睫毛上都打下了浅浅的粉,幽蓝的眼睛中仿若浸了粉红的鲸。
你看它们开的多可爱,那么甜。
孩子的嗓音活泼又轻快,他宝蓝色的眼睛看着父亲,偷偷地牵引话题,目光里盛满了笑意。
接着他看到粉红色的光从睫毛上坠落,进而一道目光投注在他身上。
叶子。当父亲的轻声喊他,看到孩子的下巴无意识蹭过白色柔软的毛衣领,领子有些长,藏住了孩子优美的颈。他的...

瑟莱是我心中一道非常重的伤口。
我总该学会去承受和接纳的,然后试着表达出来……不是表达我的痛苦,是去表达让我痛苦的原因。

—— 【叶子】十句戳中内心的摘抄

就是这几个字,有欢喜有悲伤有震撼,更多的还是难以描述的沉重。

每天都比昨天更喜欢你呀。


  “我去找太阳啰!”

  ——J.R.R.托尔金《魔戒》


  “那么和朋友共死,如何?”

  ——PJ《魔戒2》


  莱戈拉斯首先是个战士。

  ——Vivian《如果说这是爱情》


  “我从未脆弱过。”

  ——Pecos《遥远那方》


  那种黑暗不除,真正的安稳不会降临的执念。

  ——内记《PRIDE》


  寻找一个可以真正面对面的对手,寻找一场可以结束的战斗。

  ——Mirrordance《the Last Stand》


  “我只以歌声回...

很多时候我看叶子,看到的不仅仅是叶子,我看着他的长发他的弓,我想的是他的手指,骨节分明,被绷带缠绕,有血正在晕染,他的心就在那里,灼热的,活跃的,我多想握住它。

—— 【瑟莱】剖白

——如果你还想你父亲活下来的话

——那我就要在他身边


  贝肉一般的汪洋之中,盛着一颗热度渐退的落日。

  他们在大堤上走。

  他的步履沉重,父亲要更慢一些,两天前瑟兰迪尔才从病榻上起身,不是因为子弹,也不是遭人暗害,仅仅只是时间流逝。老了,老了,父亲说。早年雇佣兵生涯的重创,后来又有太多……各种各样的事,旧伤迸发还算是轻的,他看见父亲在病床边,借着床头灯在翻经书,脊背已有嶙峋趋势。

  老早前埃尔隆德叔叔就说,不要喝太多酒,不要太多情绪波动。父亲挑起眉毛,前面一个当耳边风,多少次他半夜起来,父亲就在酒柜边,手里的杯子是空的,朝他吐吐舌头,他没忍心夺过瑟兰迪尔的杯子,只是另外拿...

—— 【日常】当我写瑟莱的时候内心

  每次卡文就希望身边大爆炸

  让我先去收拾爆炸的残骸再说

  收拾完了就希望再爆一次


  我一个单身狗为什么要写这种东西


  真真是癫佬写文


  体力不支,经常性体力不支


  战损版叶子


  这里不行

  那里也不行


  大纲喂狗


  什么时候写个大众都能看懂的逻辑


  写写这个新文风啊


  都是伤口,不是值得愉悦的事


  写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是两个都喜欢的,不偏


  但是对叶子的喜欢,跟对瑟爹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 【瑟莱】当局者迷

旁观者清,天天哔哔哔。


  朋友又被放鸽子了。看着那个少女和别的精灵共赴舞池,言笑晏晏,朋友的头都要埋进臂弯里。

  “我真像是个笑话。

  “当然,你的花都谢成这样了。”

  莱戈拉斯探身上前,把一整束花都抽走扔掉,花瓣残得触地就成了泥。

  “你干什么!这可是我辛辛苦苦……”

  “抬头挺胸啊,朋友,谁会喜欢一个畏畏缩缩的胆小鬼。”

  张牙舞爪的朋友立刻站直了身子,并且紧张地瞥向舞池中央,生怕少女看到损友的闹剧。

  “你看,那个精灵也给她送花了。”

  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这个季节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少女被这个礼物感动,当场将花簪在发上,同时甩掉手里的男伴,拉起了送...

—— 【摘抄】《PRIDE》莱戈拉斯出场片段

依著约定,来我的森林吧。——谷山浩子《在林中》

======

七夕节当然是叶子叶子叶子啊。

原作是日本的内记太太

不过这次先上摘抄,文的概括在摘抄的最后

如果只看自己的摘抄的话,应该是最近最喜欢的叶子中心向文了

======


  “………父亲集结兵力,为的是受到攻打时,能随时反击。除此之外,他说……壮盛的军容,是一种威吓。为了避免无谓的战争,我们也需要展现拥有足够的力量。所以我一定要保持对等的立场,不屈从于任何人,也不求恳于任何人。我的自尊,就是父亲的信念。


  你想要的,是王子内心的柔软记忆。可信的国家、可敬的君主、追随的子民………这是你没有,而莱戈拉斯所拥有的...

返回顶部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