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小杏,本命叶子
Gesang ist Dasein.
4 2

汉密尔顿里拉法叶回头说了一句til we meet again,让我心跳骤停。

我确实会联想到教团1886里的拉法叶,他说美国正在等着我。但我也会联想到Elizabeth Cotten,那个用左手弹吉他的混血老奶奶,我最喜欢她的同名歌曲。某个时刻回想,终于明白,不管说话这个人是不是拉法叶,是男是女,是什么种族,这句话是法语还是英语,是有词还是没词,是快还是慢,是属于一小部分还是全部的故事,甚至说出口了还是没有说出口——这句话本身就是一个类似魔咒的存在,包含回忆、承诺和预言,连接任何可能的两个地点,时间和空间被一阵情感超越了,一颗心的力量竟如此澎湃,值得不顾一切的信任和期待。

关于这种期待和...

13 30

过去几个月里我一直在辱骂,今天我无话可骂,肖战团伙及其拥趸真切地把我吓到了

那是一种令我希望他们停止,无论如何都要停止的恐惧。

一切超出了我的形容范围,以至于让我觉得这很像一个噩梦,甚至想明天睁开眼睛,大家都告诉我,我只是被他们恶心到了,而不是他们真的做出了这种事情。

怎么可以呢,怎么做得出来,天啊。

5
347

梅谢春未明:

林深时见鹿,那,梦醒时,我可以吻Ada吗?

谢谢各位劳斯的支持和帮助。又是我们庞大的姐妹们(感觉似曾相识的庞大bushi

STAFF

【写手】

@Andre九繁 @阿是南废呀 @阿康🌱 @巴克樱桃 @白夜红朱 @白水行 @风凌如月。 @寒语@景深之源 @秣陵春 @心态平稳 @慕0820 @pdidl @拾梦 @蜀鄉 @苏尽 @萧萧 @言言止_Galëanár✨ @...

16 2

一棵未来桉树的自白

去年七月,就在我生日前几天,我去爬了蓝山。天气清朗,周遭的山峰上都漂浮着蓝雾,因为那里有太多的桉树。上山顶之前,导游教我把桉树叶子放在手心里搓,好让我更清楚地闻到那阵类似原油的气味。我记住桉树的功效,它复杂的拉丁语发音,还有它直挺挺地伸向空中的情态,同时也记住它生长着的那些山峰,山峰上狂嘶的风,以及风带来的阵阵雪粉。当时的山顶的温度在零下,而我穿着的是破洞牛仔裤,风把我的膝盖冻僵了,至今在盛夏写下这段话,我的膝盖还会发麻。从今往后,桉树将和我的膝盖密切相关。


我就是这样记得事情的。感官,感官的碎片,将感官的碎片串在一起的联系,这个联系将我带向一个终点——从蓝山下来之后,从满座的公车上...

8

有一说一,被锤成这样还怎么反啊,难道还是讲那些什么拆逆之类的东西

真的我觉得也很不尊重人,毕竟人家那么多证据摆在那,你直接来一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就???

22 1

现在能做的:多多使用乐乎。

我们不能对抗无法捉摸的国家机器,也不能制裁我们认为的丧失理智的普通人,但我们都是用户,爱它就多刷刷,不要将自己的精力用在哀叹,和朋友在赛博空间手拉手跳跳舞。歌声和舞蹈存在,脚下就依然是舞台。

由始至终,我相信人性会因为这歌声和舞蹈震颤的,也许不是所有人,但总有人——我常怀希望,就像知道夜空千万里外有熊熊燃烧着自己的星系,带来我所见的璀璨。

亲爱的星星们,这段话是为你们而写:自从知道你们的存在,我就不再是孤岛了,哪怕最糟糕的时候来临,我也永远不会失去你们。

2

Don't give me love, 

Don't give me faith, 

Wisdom nor pride, 

Give innocence instead. 


22 4

【瑟莱】身骑白马(二)承

一起去庙会啦。

下划线是在说外语

→点我看第二章第一部分

====


春夏之交最热闹的节日,竟是从料峭的倒寒开始的。


房东太太亲自爬上折梯,取下风吹日晒了半年的五彩旗,用一条柚树枝作轴卷起来。扶着梯子的是她的丈夫,他们正牙牙学着东语的小女儿,今日格外安静,被包裹在两重艳丽的裙装中,怯生生地看着郑重其事的父母。一直到母亲收好旗子,再次扶正自己的领子,扯一扯袖子,向家门和朝大路的方向拜一拜,他们才齐齐松了一口气。


“咱们出发吧!”房东太太宣布道。


丈夫将小女儿抱到了臂弯里,小女儿终于意识到这是比周末更要被溺爱的日子,终于露出她的小虎牙...

13

旧事重提

当瑟兰迪尔混在人群中,一群醉汉,一群赌徒,一群喋喋不休的人之中时,他总是能准确地分辨出这个人来。瑟兰迪尔是一缕烟一段破碎的声音一个浅浅的呼吸,一个嵌在人群中截然不同的存在,再微弱也令他无法挪开视线。他也觉得瑟兰迪尔抱有同样的感觉。不过也可能是错觉。而他已经无可避免地深陷其中。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