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魔戒》莱戈拉斯的出场片段

=====

霍比特人电影入坑,莱戈拉斯中毒中期

因为别人一句“莱戈拉斯是只自由的小精灵”开始中毒

中毒太深已经不认识瑟兰迪尔了

读了原著感觉中毒更深

节选自己有感觉的片段,边看边选

整理完毕!给自己的新年贺礼,太高兴了,看到他就高兴。

=======


莱戈拉斯继续道:“在天气好的时候,我们会领著咕鲁在森林里面散步。有一株离群甚远的大树是他最喜欢攀爬的地方,我们经常会让他爬到树顶,感受那自由吹拂的空气;但我们随时都会在树下安排一名守卫。”



「的确,」莱戈拉斯说:「但此地的精灵对我们这些居住在森林中的精灵来说是很陌生的,而这里的草地和树木也都忘却了他们。我只能听见岩石低语著:他们将吾等深掘、以吾等塑造出完美的景象、建造出高耸入云的建筑;但他们已经消逝了。他们已经消失很久了。许久以前,这些精灵就已经踏上出海的船只,离开了这个世界。」



「再会啦!」他对甘道夫开玩笑道:「我去找太阳罗!

(///)



「那里就是罗斯洛立安森林!」莱戈拉斯惊叹道:「那是我族同胞所居住的最美丽地方,没有其他地方的树木能够生长得如同这里一样。即使是到了秋天,树叶也只是转成金黄,并不落下。只有到了春天新叶长出时,这些老叶才会落下,让枝枒上挂满黄花,森林的地面一片金黄;由于树干都是灰白色的,到了那时会构成一片金顶银柱的绝顶壮丽景象。我们幽暗密林的歌谣中依旧赞颂著这个地方,如果我们能够在春天站在那些树下,我的心必定会雀跃不已!



「我可以这么走,」莱戈拉斯说:「但其他人可不行,难道要他们游泳吗?



「不,」莱戈拉斯说:「你应该替我们每个人感叹!以及为所有未来的人们感叹。因为这就是天理,找到就代表著失去但是,金雳,我认为你是受到祝福的,因为你的失去是出自于自己的选择,而且你本来还可以选择留在那里。但你没有放弃自己的伙伴,你的奖赏就是罗斯洛立安的记忆将永远萦绕在你心头,永远不会稍有褪色或是消失。




莱戈拉斯的心思,正奔驰在夏日北方森林之间的草原上。



莱戈拉斯在船上变换了个姿势。「不,时间并没有静止,」他说:「但变化和生长这两样东西并非在每个地方都一样。对于精灵来说,世界在他们的四周移动,有极快速,也有极慢速。快速的原因是他们自己极少变动,世界相对于他们来说就快速地变个不停;慢速的原因则是因为他们自己从来不计算时间的流逝,至少不为了他们自己这样做。对他们来说,四季的更替不过是漫长时间流中不断重复的泡沫而已。但是,在太阳下,所有的万事万物都有其终点。




「我也愿意跟随他,」莱戈拉斯说:「现在离开实在太不够朋友了。



莱戈拉斯接著唱下去:

从那汹涌的海岸南风吹来,越过沙丘和岩石;

带著海鸥的哭喊飞向前,在那门口悲叹多时。

「喔,低叹的风儿,南方是否有什么消息?

俊壮的波罗莫人在何方?他迟迟不归,我只能空等叹息。」

「别问我他最后落脚的地方,无数白骨

躺在白色沙滩,衬著黑色海岸,和天空的悲苦。

无数魂魄流入安都因,在海中消失无踪。

问那北风,问那北风可有他的踪影!」

「伟哉波罗莫!大江越过海口,往那南方流去,

但你的身影却再也不会与灰暗大海相聚。


莱戈拉斯哽咽地唱不下去了。「我不能再唱了!」他说:「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已经忘记很多。这是首很长、很凄美的歌谣,其中描述著矮人在山脉中唤醒邪恶之后,悲剧如何来到罗斯洛立安,来到这遍地花朵的罗瑞安。」


他(阿拉贡)终于在宁若戴尔的呢喃和微风的吹拂下睡著了,耳边彷佛还不停听见莱戈拉斯唱的歌。



「真可惜,这种愚行真是浪费了大好时光!」莱戈拉斯说:「这里所有的人都是魔王的敌人,但我却必须蒙著眼睛,无法欣赏外面的阳光和金叶的美景!


「我们之前,没有对哈尔达说到这件事情或是我们的目的,」莱戈拉斯说:「一开始我们很疲倦,危险又紧追在后,稍后我们走在美丽的罗瑞安,几乎忘却了心中的悲痛。


话一说完,她(凯兰崔尔)就以视线扫过每个远征队的成员。除了亚拉冈和莱戈拉斯之外,没有人能够承受她的目光,山姆很快地涨红著脸低下头去。


米斯兰达,米斯兰达精灵们会这样唱著,喔,灰袍的朝圣者!他们偏好这样的称呼。但即使莱戈拉斯和众人在一起,他也不愿意替众人翻译。因为他说他没有这个技巧,一方面则是这对他来说是太过切身的伤痛,是应该哭泣的悲剧,还不是应该用歌谣来赞颂的回忆。


「感谢凯兰崔尔的弓箭,和莱戈拉斯的巧手和锐眼!」金雳嚼著一片兰巴斯,边说道:「老友,那可真是黑暗中漂亮的一箭!」

谁知道有没有射中呢?」莱戈拉斯说。



他们似乎已经把冬天抛弃在身后的高地上,此地的空气变得比较温暖、柔和,似乎还飘著春天特有的草叶和花朵的芬芳。莱戈拉斯深吸一口气,彷佛刚自荒漠离开的旅人,品尝著甘泉一般地享受这一切。

「啊!这种绿意盎然的味道!」他说:「我觉得浑身精力充沛,快跑吧!」



「我们只能希望,他没有为如此勇敢的行为付出太大的代价,」莱戈拉斯说:「来吧!我们继续赶路!我一想到这些年轻的小家伙,被像是畜牲一般的驱赶,就觉得心痛不已。



「我觉得该继续走,」莱戈拉斯说:「但我们必须集体行动,我愿意听从你的决定。


只有莱戈拉斯的脚步依旧轻快,他似乎完全不会踩到草地,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早晨又会开始吹东风的,」莱戈拉斯说:「你们还是休息吧,别放弃所有的希望,我们不知道明天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太阳一出来,通常都会出现新的希望。


「还有我在,」莱戈拉斯用人眼无法分辨的速度弯弓搭箭,瞄准对方:「在你挥剑之前,就会被我一箭射死。」


精灵的乾粮足以提供他所有需要的养分,而他的睡眠方式是人类所不能理解的,一方面张著眼睛观看这世界,同时又游走于精灵迷离梦境中。


亚拉冈和金雳陷入熟睡,每当他们醒过来的时候,就会看见莱戈拉斯不停来回踱步,或是用自己的语言低声唱著歌谣;在他的歌声下,深黑的天空绽放出一颗颗星斗。


莱戈拉斯则是获得一匹体格较小、但看来性格刚烈的马匹,它的名字叫作阿罗德。莱戈拉斯接著要求他们替他解下马鞍和缰绳。「我不需要这些东西,」他身轻如燕地一跃跳上马背,出乎众人意料的,阿罗德乖乖地让他骑在背上,任凭他发号施令,精灵一向是这样和善良的牲畜打交道的。


「我当然知道,」莱戈拉斯说:「但它的确受过伤害。森林里面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或是即将发生,你们可以感觉到这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吗?让我连呼吸都不太顺畅。」


莱戈拉斯,绿叶在树下已经历许久

汝已度过快乐的时光,但务需注意那大海不朽!

若汝听见岸边的海鸥鸣叫,

汝之心将不再甘于被森林围绕。


「在我们的幽暗密林中,枫叶红了五百次,」莱戈拉斯说:「这在我们的眼中看来,不过是刹那一瞬。」


「我猜,那就是骠骑国的语言吧,」莱戈拉斯说:「那听起来就像是这座大地一般,富饶而又平坦,但在某些地方又坚韧、严肃如同山脉一样。但我实在猜不出其中的意义,只感觉出里面充满了人寿短暂、岁月无常的悲哀。


「你(金雳)赢我一个!」莱戈拉斯回答:「但我并不沮丧,能够看见你生还,实在是太让我喜出望外了啊!」


「这是我所看过最奇怪的树林了!」他说:「而我看过无数幼苗和参天古木,我真希望有时间可以让我自由自在于此探索,它们有独特的语言,只要有时间,我可以理解它们的想法。


「我会用黄金换取不必看它的权利,」莱戈拉斯说:「如果我走了进去,我还会用两倍的黄金来换取自由!


「金雳啊,你把我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莱戈拉斯笑著说:「不过,我比较想要知道他们的酒是哪里来的。」


莱戈拉斯躺在地上,专注地看著天上的变化,边低声哼著歌。最后,他坐了起来,「可以了吧!」他说:「已经过了很久啦!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抽烟,雾气也都散去了。你们到底说不说?」


「太阳晒屁股了!」莱戈拉斯说:「其他人都起床了,睡虫先生,赶快起来啦!把握机会欣赏眼前的风景吧!


莱戈拉斯站在门前,明亮的双眼转向北方和东方,脸上露出忧虑的表情。「我想他们不会来了,」他回答道:「他们不须要赶来参战,战火已经延烧到我们的家门前了!


洛汗国的骏马阿罗德退却了,它在那肉眼所不能见的压力和恐惧下浑身冒汗,不停发抖。莱戈拉斯遮住它的眼睛,柔声吟唱著人耳不能理解的歌曲,说服它勉强走了进去,莱戈拉斯也跟在它身边,门外只剩下矮人金雳。


「他们需要更多的花园,」莱戈拉斯说:「这些屋子都死气沉沉,这里活生生的植物太少了,难怪大家心情这么沉重。如果亚拉冈继承这里,森林之民将会送来婉转的鸟儿,以及不会枯死的树木。」


「不过,他们却极少就此灭绝,」莱戈拉斯说:「他们的血脉往往会在废墟中消失,等待明年春天又从别的地方冒出新芽来,人类的成就会超越我们的,金雳。」

「不过,这一切都有可能因不久后的世局而化为乌有,」矮人回答。

「精灵们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莱戈拉斯说。


他们的南方是艳阳下波光粼粼的安都因大河,在莱戈拉斯的眼中,他甚至可以看见兰班宁和南伊西立安的风景。其他人有说有笑的聊著,莱戈拉斯沉默下来,逆著光看著前方,注视那些沿大河飞近内陆的海鸟。

「你们看!」他大喊著:「是海鸥!没想到它们会飞到这么远的内陆来,这真是个奇景,但也让我内心有些不安。我这辈子从来没看过它们,在我们前往佩拉格之前;在那里,当我们准备登船作战时,我听到它们在空中鸣叫的声音。我当场呆立,完全忘记了中土世界的战争,因为它们的鸣叫声述说著大海的景象。大海!唉!我还没机会看看它,不过,每个精灵的心中都对大海有种向往,一被挑动起来就不可遏抑。啊!我希望自己没有看到那些海鸥,将来,光只躺在树下休息而已,将不能够满足我了。


赛洛斯河、依鲁依河上银光闪耀

在那兰班宁的翠绿大地上!

绿草茂盛,在海风吹拂下

白色的百合摇晃,

锦葵和小金花的金钟在风中摇曳

在那兰班宁的翠绿大地上,

在海风吹拂下!


「至于我,」莱戈拉斯说:「我想在这块美丽土地上的森林中漫游,这样就算是休息了。在未来,如果我的主上容许,我们的一部分同胞可以搬到这里来。当我们来的时候,这里将会受到我们的祝福,至少暂时如此。暂时的意思是一个月、一生、人类的一百年。安都因就在附近,而它一路流向大海。向大海!」

向大海,向大海!白色的海鸥鸣叫哪! 

 风儿吹动,浪花飞扬啊!

 往西,往西,圆圆的太阳正落下。

 灰船,灰色的巨舰,你听见他们的呼喊吗?

 是否就是我那先离开同胞的声音?

 我会的,我会离开那生养我的森林;

 我们的时代正要结束,我们的日子已经过去啦!

 我会孤单的航向那大海呀!

 最后的海岸上浪花飞溅呀!

 消失的岛屿上声音甜美啦,

 在伊拉西亚,在人类永寻不到的精灵之乡,

 树叶永不凋落,是我同胞永恒的故乡!

   莱戈拉斯边唱著歌,边走进了树林。


评论
热度(65)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