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八个耳目一新的瞬间

魔戒全集完整二刷完毕,叶子越来越可爱!

八个对叶子耳目一新的瞬间,比昨天更加喜欢他!


【被夸了怎么办

“没有啦我一点都不厉害啦”

更厉害的时候还没来呢

  “骑兵!”阿拉贡跳起来大喊道:“很多骑著快马的骑兵,朝著我们冲过来了!”

  “没错,”莱戈拉斯说:“共有一百零五匹,他们拥有金黄色的头发和闪亮的长枪,为首之人身形十分的高大。”

  阿拉贡微笑道:“精灵的眼光果然锐利,”他说。

  “不算呢!这些骑士距离此地不过只有十五哩而已!”莱戈拉斯说。


【叶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经历丰富

至少法贡森林、罗斯洛立安等魔戒中提及的大部分主要地点都没有去过

就是个在家里自由自在的小精啊

  “我在刚铎和其他的地方听过许多传说,”亚拉冈接口道:“但如果不是凯勒鹏的警告,我只会把这当成是人类在真相消逝之后所编造出来的梦幻,我本来想要问你这件事情的真相。如果连和森林朝夕相处的精灵都不知道,人类又怎么可能有资格回答呢?

  “你的见识比我广得多”莱戈拉斯说:“我的土地上并没有这类事物,只有在我们的歌曲中描述了欧乐金,人类口中的树人许久以前居住在此地。法贡森林是个非常古老的地方,连精灵也不敢小看这里。”


【最喜欢看这两个家伙斗嘴了

经常是其中一个在生气,另外一个补刀

不斗嘴发起糖来简直糖浆桶往人头上扣

  “还有脚!”金雳说:“可是我们又不能带它们散步、放它们去吃草!”他气冲冲地丢了几把柴火进营火中,恼怒地坐了下来。

  “几小时之前,你还不愿意骑上洛汗国的骏马呢,”莱戈拉斯取笑他道:看来你有成为骑士的潜力。

  “连马都没了,谈什么潜力!”金雳说。


【莱戈·絮絮叨叨一大堆糊过来·拉斯

都不忍心脑补小精气鼓鼓在原地一边兜圈子一边嘴里说个不停的样子

可以说是超级可爱了

  “好吧,这真是最大的谜团了!”莱戈拉斯抱怨道:“一个被绑住的俘虏,竟然从半兽人和骑士的包围圈中逃了出来;然后他在没有任何掩护的地方停了下来,利用半兽人的小刀割断绳索。可是他们是怎么办到的?如果他们的脚被绑住,要怎么走路呢?如果他的手被绑住,又要怎么使用小刀呢?如果他的手和脚都没有被绑,那他又为何割断绳索?就算他对于自己惊人的表现很满意,竟然又坐下来舒舒服服的吃乾粮?光从这点,就算没有罗瑞安的树叶,我们也可以推断这家伙一定是哈比人。在那之后,我想他们应该就长出翅膀来,高高兴兴地飞进树林里面去了。要找到他应该很简单,我们只要也跟著长出翅膀就好了!”


【在法贡森林再次遇到甘道夫但未认出时的情景

警惕又不过分防卫,善良又敢抵御邪恶

这样陌生危险的情况底下,这个反应相当出色了】

  莱戈拉斯拿出长弓,缓缓地拉开弓弦,彷佛有另一股力量在和他的意志抗衡。他的手上捻著一支箭,但却没有将它搭在弦上。

  “莱戈拉斯是对的,”亚拉冈低声说:“不管我们有多害怕、有多恐惧,都不可以就这样攻击一名老人。我们等著看吧!”

  “我刚刚不是说过要和你们谈谈了吗?”那老人说:“精灵先生,快把弓箭拿开!”

  弓箭果然从莱戈拉斯的手中掉下,他的手却依旧保持著原来的姿势。


【其实一直搞错了一些事

叶子才不是移动版网易云音乐

其实是吐槽役担当

  三人很快地狼吞虎咽起来,两名哈比人也跟著凑热闹似地开怀大吃:“我们可不能坐在旁边发呆,这样未免太失礼了!”他们说。

  “你们今天早上可还真是有礼貌啊!”莱戈拉斯笑著说:“不过,如果我们没来,可能你们也会继续再吃下去吧。


【要让全世界都知道金雳是最好的朋友!

见谁都会把金雳拖出来拍胸脯

发糖太猛甚至吓到了对方

  “我会的,如果我有这个荣幸,”莱戈拉斯说:“我已经和朋友打赌了,如果一切都很顺利,我们将在您的允许之下拜访法贡森林。”

  “任何和你一起来的精灵,我们都欢迎!”树胡说。

  “我说的朋友不是精灵,”莱戈拉斯说:“我指的是金雳,这位矮人。”金雳深深一鞠躬,但他的斧头偏偏不巧地匡当一声掉落在地面。

  “呼姆,嗯!啊,”树胡面露不豫之色看著他。“拿著斧头的矮人!呼姆!我对精灵很有好感,但你的要求未免过份了些。你们之间的关系真少见!”

  “或许很少见,”莱戈拉斯说:“但只要金雳还活著,我就不愿意孤身进入法贡森林。他的斧头不是用来砍木头,而是用来砍半兽人脖子的。喔,法贡,法贡森林的主人哪,他在战场上砍了四十二名半兽人!”


【一直知道叶子的忠诚,永远都是坦率真挚的

只是从来都没有在字里行间这么深切感觉过】

  “也包括了对他的友谊吧,”莱戈拉斯说:“每个认识他的人,都会以自己的方法来敬爱他,即使是那骠骑国冷冰冰的美女也是一样。梅里,在你来到这里的那天一早,我们离开了登哈洛,那里的居民害怕到不敢目送我们离开,只有伊欧玟例外,她现在则是在医院里面调养身体。那场分离真让人难过,连我看到都觉得很不忍心。”


  军训最大的收获是把《魔戒》原著再刷了一遍。高一第一次看完,随时间流逝感觉渐渐已经变化了,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靠片段维持生命,但是现在慢慢又找回当年的感觉。震撼,感动,心醉神迷,比往日更甚。

  原著中的每一个人物,原本是模糊苍白的形象,用几个形容词就概括,然而在完整地读完之后,仍然是那些形容词,不过那些形容词已经不再只是一些单词或者汉字了。是一个个活生生的、有气息有热度的人、精灵、矮人、霍比特人,轰轰烈烈地燃烧自己的生命,在黑暗的年代里,用自己的方式发着光,面对必死的结局、无法预料的命运、绝对的邪恶和压抑,他们都拼尽全力地抗争,无论成败与否,个个都是灿烂无二的存在。

  这一次,我记住了伊欧文,她心底的哀伤与她的雄心壮志勇敢无畏;记住了她的父亲,年近岁暮却拔剑而起,宁死也不愿退后半步;记住了她的哥哥伊欧墨,那个出场就用自己的信誉和性命为远征队提供帮助的洛汗将军;记住了治愈她的法拉墨,知晓创伤和痛苦、勇敢谨慎又心细如发的伊锡利恩领主;也记住了她给阿拉贡的敬酒,一次仰慕,两次绝望,第三次相视而笑,互祝安康。在她身上,看到了整个时代的波澜壮阔,在这样的黑暗和混乱中,一个人和一群人的正直高贵的心灵如何相知相通,亲情爱情的坚定和牢不可破,纯净真挚,连死亡和分离都成了辉煌的一笔。

  同样的,一如既往,我还是更加,更加喜欢叶子了。

  我知道了他没有之前所想的那么博文广识,没有特别令人震撼的名声,我觉得只有他敢预言自己的命运,其实凯兰崔尔也有,甚至做出了更加艰难的抉择。他没有伊欧墨那样的滴水不漏,也没有阿拉贡和法拉墨那样强大的号召力,甚至在整本魔戒之中,我必须承认,他是个配角,没有阿拉贡的成人皇的忧虑犹豫,没有伊欧文经历的心灵与现实的挣扎,没有弗罗多的身负魔戒重担压迫。但是无论如何,他于我而言,仍然是最特别的那个。

  和一个一直看不过眼的矮人,超越种族的敌意,将对方当作自己的挚友;明明只是被父王派出来送信,却超出父王预料自己选择成为了护戒队的一员,踏上极其危险而未知的行程;对自己的朋友给予无限的忠诚和付出,从来都没有问过为何,哪怕是前路是死的自杀行为,也并没有犹豫过——一直,一直都没有彻底地绝望和丧失勇气,连阿拉贡都默不作声的时候,是只有他一个精,哈哈大笑出声,说出鼓励的话。

  以前都说过了,好多好多遍,发在这里,跟朋友讲,跟别人安利,每说一遍都觉得这真是非常了不起。

  更何况叶子还这么小呢?五百岁也好,三千岁也好,在整个远征队里,除了四个小霍比特人,哪个都可能比叶子的经历要丰富。远征队长途跋涉前期,叶子都没有怎么参与过讨论,在雪地上遇到他擅长的事情了,才蹦蹦跳跳地出来了,一身都是少年的活力和稚气。越是到了后期,越是和同伴的关系深入和稳固,叶子的个性就展现得越明显,日常唱歌吐槽斗嘴没停过,承诺安慰顺势带话题张口就来,忠诚和信赖毫不掩饰,张扬放肆起来简直把战争都当成游戏和比赛,关键时刻却从来都没有掉过链子,输了也一笑而过,真正在意的永远是同伴的性命,分毫都没有动摇和改变。

  他不需要核心的心结,也就是大部分小说对角色而言非常重要的激烈内心冲突,他本来就在无忧无虑的环境里长大,来到更广阔的世界之后,也许会有落差,也许会有不适应,但他会走过来的,因为他干净的心,正直难得的品格,他无需担心的出色能力,更因为他的少年意气,走到哪里,都带着清新的风,带着温暖的阳光,带着初春最鲜嫩的绿意,就算是在阴森绝望之中,他也看着、追逐着、盼望着这些事物。

  这追逐本身,已经足够震撼和绚烂了,就像光一样,在黑暗中会格外地难得珍贵,在白昼之中,虽然和其他光明交织在一起了,但还是特别的、美丽的一束。

  对我来说,捕捉到这么一束,就已经足够。




评论(14)
热度(107)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