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中洲之前,格洛芬德尔确认过所有朋友的归处,再重新记住,仿佛婴儿自己牙牙学语。他一遍遍重复地名、动词、旁人痛彻心扉的安慰,还有一个语焉不详的结局。五百年过去了,某种真相浮头的预感逐渐生长,直到他见到莱戈拉斯,此时莱戈拉斯是幽暗密林的王子。伊露维塔在上,竟然有一天,他要跟莱戈拉斯述说他的死亡。

【叶子】“Hasufel, Arod!——”

       Legolas遇见他时,他才五岁,竟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久到可以让时间夺走生命。日落后风起,风里还有Éomer将军当时呼唤的声音:

        “Hasufel, Arod!——”

                    ...

这个小测试有点准
虽然跟叶子相关的都谜之虐_(:з」∠)_

【叶子】十个关于水的记忆


叶子对海鲜过敏
他在去维林诺的路上才发现

喜欢仰泳
漂浮在水上时,眼中所见的天空仿佛海面一般

给浪花分类并起名
让舱底石咯咯作响的是黑蜘蛛浪

被问到“如何让头发光亮柔顺”
答:用清水洗头

打水仗打不过他爹
躲久了练出超强的闭气能力

评断城邦建设标准
第一足够的植物
第二精妙的水道

那些温暖又光亮的涟漪
真的只是母胎记忆吗?

清晨叶片滴雨尖上的露珠里
有整个倒转的微小密林

对上古老精曾用水滴计时感到好奇
掉进了瑟爹的古董水漏里边

明明都是一样的水
霍比特人却能煮出香气如此诱人的菜汤

【密林父子】维林诺

七夕快乐!
对于瑟兰迪尔来说,维林诺是什么呢?
 

        叶子终究还是觉察到了。只是这次的叶子要狡猾很多。小机灵鬼,从来不会正面问他,总是轻描淡写,像是随口问问,无心的抱怨——你怎么睁着眼睛睡觉,你吓到我啦。或者时不时会插一句嘴——某人恢复速度很快,这种伤口不成事儿。晚上爬上床之前,手里撑着一道橡皮筋,张起小棱角威胁——要我给你扎头发呢还是剃头呢,为什么不换换发型啊某人

  

  或者像现在这样,一只手在他的脊梁上提提踏踏跳跃,饶有兴致地撩他的头发,捏他的耳朵尖,等他转过身来,又兴致盎然地在...

【密林父子】小春天的碎碎念

“明明他对我就像ada一样,

可是每次我叫他ada他就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


 “每次调皮捣蛋他就非常头疼,

好像他觉得我根本不会搞恶作剧。”


“他数学特别差,双列账单看不懂,

每次都推给我做,哼,这叫压榨童工!”

(可是我不帮他做的话,他肯定会被精骗的呀。)


“非要逼着我学双刀,

明明他最擅长的是弓箭。”


“不许我喝酒,说我没成年,

可我都快六十了!”


“每次兴冲冲写了诗给他看,

他就立刻编成歌,可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才不要什么说写得好之类的敷衍呢。)


“每次去刚铎就要和小王子玩成一团,

我才没有这么幼稚呢。”

(他又不...

【密林父子】孩子

    新话里没有“爱”这个词,只剩下“过分亲密违背道德的自私情绪”和“非法交合犯罪”。
    他的孩子从未喊过他“父亲”,因为这个称呼根本不存在。
    只是每次童子军出游,莱戈拉斯总会跑过那条废弃的铁轨,翻过宿舍区的高墙,小手握成拳哐哐哐敲他的窗。
    “你看你看!我在这里呀!我要走啦,再见!”
    再呼哧呼哧啪嗒啪嗒地往外跑,起跳攀住墙壁,扭动着小身体爬上去,嘿呀嘿呀为自己借力,扑通一声,消失在他的视野之外。
   ...

一篇生贺【To 小杏】

克诺诺:

生日快乐呀! @白水行 

接到短信后,阿拉贡犹豫了不到一秒钟,便就着老师背对着他们在黑板上奋笔疾书的姿势,拉开班级的后门直接溜了出来。顺着走过好几遍以至于研究出捷径的路,阿拉贡绕过了两个年级老师办公室然后顺着茶水间后破掉防护栏的窗子轻巧的翻出了教学楼,刚一落地,就看到盘腿坐在草地上的莱戈拉斯,一点都没有之前见面的优雅形象,五月的尾巴,夏季的热浪已经等不及春的彻底离去便攻占了这一个小城,莱戈拉斯把长袖的校服挽起来,一只袖子规规整整的待在他的肘部,另一个却不再听话的耷拉下来,堪堪露出一小截细白的手腕,他把头发束在后面扎成一把马尾,阿拉贡仔细瞧了一下发现是绑...

1 | 7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