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那些年叶子箭锋指过的生物

COLO:

莱戈拉斯战过很多半兽人,但是他的箭头所指,不仅仅是黑暗阵营……吸叶子的时候发现他好像什么生物都敢射啊……如果有什么游戏菜单,攒各种对象成就,那叶子多半能集满满一版奖章。

喜闻乐见半兽人&强兽人:

勒苟拉斯百步穿杨的神技,再度射穿了两名半兽人的咽喉。(《魔戒远征军》,第2章第5节)

(路遇魔多射手)勒苟拉斯放下桨,拿起罗瑞安的长弓,一溜烟地跑上岸边。他弯弓搭箭, 瞄准著对岸的黑暗阴影。随著他的每一箭射出,对岸就会传来一声惨叫,但从这边什么都看不见。(《魔戒远征军》,第2章第9节)

(圣盔谷)叶子和金雳的砍兽人比赛。这段已经深入人心了我就不全列...

回到中洲之前,格洛芬德尔确认过所有朋友的归处,再重新记住,仿佛婴儿自己牙牙学语。他一遍遍重复地名、动词、旁人痛彻心扉的安慰,还有一个语焉不详的结局。五百年过去了,某种真相浮头的预感逐渐生长,直到他见到莱戈拉斯,此时莱戈拉斯是幽暗密林的王子。伊露维塔在上,竟然有一天,他要跟莱戈拉斯述说他的死亡。

【叶子】“Hasufel, Arod!——”

       Legolas遇见他时,他才五岁,竟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久到可以让时间夺走生命。日落后风起,风里还有Éomer将军当时呼唤的声音:

        “Hasufel, Arod!——”

                    ...

这个小测试有点准
虽然跟叶子相关的都谜之虐_(:з」∠)_

【叶子】十个关于水的记忆


叶子对海鲜过敏
他在去维林诺的路上才发现

喜欢仰泳
漂浮在水上时,眼中所见的天空仿佛海面一般

给浪花分类并起名
让舱底石咯咯作响的是黑蜘蛛浪

被问到“如何让头发光亮柔顺”
答:用清水洗头

打水仗打不过他爹
躲久了练出超强的闭气能力

评断城邦建设标准
第一足够的植物
第二精妙的水道

那些温暖又光亮的涟漪
真的只是母胎记忆吗?

清晨叶片滴雨尖上的露珠里
有整个倒转的微小密林

对上古老精曾用水滴计时感到好奇
掉进了瑟爹的古董水漏里边

明明都是一样的水
霍比特人却能煮出香气如此诱人的菜汤

【密林父子】维林诺

七夕快乐!
对于瑟兰迪尔来说,维林诺是什么呢?
 

        叶子终究还是觉察到了。只是这次的叶子要狡猾很多。小机灵鬼,从来不会正面问他,总是轻描淡写,像是随口问问,无心的抱怨——你怎么睁着眼睛睡觉,你吓到我啦。或者时不时会插一句嘴——某人恢复速度很快,这种伤口不成事儿。晚上爬上床之前,手里撑着一道橡皮筋,张起小棱角威胁——要我给你扎头发呢还是剃头呢,为什么不换换发型啊某人

  

  或者像现在这样,一只手在他的脊梁上提提踏踏跳跃,饶有兴致地撩他的头发,捏他的耳朵尖,等他转过身来,又兴致盎然地在...

【密林父子】小春天的碎碎念

“明明他对我就像ada一样,

可是每次我叫他ada他就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


 “每次调皮捣蛋他就非常头疼,

好像他觉得我根本不会搞恶作剧。”


“他数学特别差,双列账单看不懂,

每次都推给我做,哼,这叫压榨童工!”

(可是我不帮他做的话,他肯定会被精骗的呀。)


“非要逼着我学双刀,

明明他最擅长的是弓箭。”


“不许我喝酒,说我没成年,

可我都快六十了!”


“每次兴冲冲写了诗给他看,

他就立刻编成歌,可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才不要什么说写得好之类的敷衍呢。)


“每次去刚铎就要和小王子玩成一团,

我才没有这么幼稚呢。”

(他又不...

【密林父子】孩子

    新话里没有“爱”这个词,只剩下“过分亲密违背道德的自私情绪”和“非法交合犯罪”。
    他的孩子从未喊过他“父亲”,因为这个称呼根本不存在。
    只是每次童子军出游,莱戈拉斯总会跑过那条废弃的铁轨,翻过宿舍区的高墙,小手握成拳哐哐哐敲他的窗。
    “你看你看!我在这里呀!我要走啦,再见!”
    再呼哧呼哧啪嗒啪嗒地往外跑,起跳攀住墙壁,扭动着小身体爬上去,嘿呀嘿呀为自己借力,扑通一声,消失在他的视野之外。
   ...

1 | 7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