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量力的呼吁】拒绝儿童性侵害情节

内容对本圈已经过时,但呼吁是不会过时的,为什么这样的文会出现,留着做自省和防备吧。

kaqjqyx:

占Tag抱歉。

发这篇博文的起因是刷文时看到了幼年叶子,强迫H。

在双方同意的前提下,强迫梗可以作为情趣。但对于儿童来说就是另一回事了。儿童并没有完全行为能力,他们对于正在发生的侵害既没有正确认知,也没有力量反抗。对儿童的性行为,无论是否遭到孩子的抵抗,都是犯罪。

现在,看文的有之,叫好的有之,但没有人站出来说:只要写到对儿童的强迫性行为,就是错的。

我不算什么高尚的人,但我要站岀来说,这是错的。

瑟莱的父子关系让这对CP本身就自带悖德光环,然而我们爱的瑟莱都是清...

【叶子】“Hasufel, Arod!——”

       Legolas遇见他时,他才五岁,竟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久到可以让时间夺走生命。日落后风起,风里还有Éomer将军当时呼唤的声音:

        “Hasufel, Arod!——”

                    ...

榆棠君今天码字了吗:

哇这个真的……(;´༎ຶД༎ຶ`)

[瑟莱]The New Shadow

归墟取酒:

6.4k


 断层

       第四纪初,未西渡的萝林精灵几乎尽数东迁,在精灵王Thranduil治下的森林南部筑起新家。褐袍巫师Radagast和换皮人Beorn也从Rhosgobel搬到了密林路一带,搭建了两座木屋。

       从此森林中多了许多野兔和刺猬的踪迹,动物们常常去绿叶森林中部的小房子周围打转。褐袍巫师神出鬼没,精灵们有时看到他的兔车在森林里四处乱窜,巫师本人却不在上面。这两位奇怪的邻居着实...

【密林父子】维林诺

七夕快乐!
对于瑟兰迪尔来说,维林诺是什么呢?
 

        叶子终究还是觉察到了。只是这次的叶子要狡猾很多。小机灵鬼,从来不会正面问他,总是轻描淡写,像是随口问问,无心的抱怨——你怎么睁着眼睛睡觉,你吓到我啦。或者时不时会插一句嘴——某人恢复速度很快,这种伤口不成事儿。晚上爬上床之前,手里撑着一道橡皮筋,张起小棱角威胁——要我给你扎头发呢还是剃头呢,为什么不换换发型啊某人

  

  或者像现在这样,一只手在他的脊梁上提提踏踏跳跃,饶有兴致地撩他的头发,捏他的耳朵尖,等他转过身来,又兴致盎然地在...

【密林父子】小春天的碎碎念

“明明他对我就像ada一样,

可是每次我叫他ada他就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


 “每次调皮捣蛋他就非常头疼,

好像他觉得我根本不会搞恶作剧。”


“他数学特别差,双列账单看不懂,

每次都推给我做,哼,这叫压榨童工!”

(可是我不帮他做的话,他肯定会被精骗的呀。)


“非要逼着我学双刀,

明明他最擅长的是弓箭。”


“不许我喝酒,说我没成年,

可我都快六十了!”


“每次兴冲冲写了诗给他看,

他就立刻编成歌,可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才不要什么说写得好之类的敷衍呢。)


“每次去刚铎就要和小王子玩成一团,

我才没有这么幼稚呢。”

(他又不...

【瑟莱】《晚安,世界》——给小杏的生贺

Missing:

迟到了多久啊这次生贺,我对自己无语


小杏生日快乐!!!❤❤❤ @白水行


小姐姐们来玩呀 @风华录  @阿初  @loving~elf


斗胆@一下笛子 @笛涩


【1】


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座古老而又神秘的森林


Mirkwood


是这座森林的名字


在这个被阴暗笼罩的地方


生活着一群生性快乐的小精灵


这群无忧无虑的小精灵


有着一个伟大的国王


一个活泼可爱的王子


国王带着一顶由四季的植物编织而成的王冠


春...

【密林父子】第四十个孕育日与一个问题

舔舔,舔舔,舔:


@白水行 迟到的黄花菜都凉了的生贺~🎂

本来生贺应该写一个超甜的小甜饼才对来着,不知道为啥写成了这调调,我仿佛脑子有坑😂



在莱戈拉斯的第四十个孕育日时,他曾问他父亲:死亡是什么?

那时候他堪堪长到一个精灵既单纯快乐又青涩懵懂的年龄,介于孩童和少年之间,观察世界的湛蓝双眼已悄悄张开,时而有些细腻且忧伤的心思。而他问起这问题是因为他刚失去了他的第一任坐骑——一匹伴随他多年的白色骏马。它是自然死亡,伏在粮草充足的王宫马厩内,离开的安静又祥和。

然而莱戈拉斯却不能理解。它的生命太短,太短了。短到他没来得及骑着它驰骋远方,没来得及带它仔细欣赏几次密林的花开叶落,没来得...

1 | 10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