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挽歌

  所有树叶都在反射白光。

  陶瑞尔平举左手在眼前,凝视许久,总算捕捉到一点,在沙沙声之间,在某片盎然绿意里,她狡黠地笑了笑,随手捡起一块小石头,扔过去。

  没有预料中的声音,石头融进那片绿色里了。

  咦。少女忽然抖一抖肩膀,啪嗒,那块石头又掉在她脚边。

  恶作剧被发现。陶瑞尔有些慌张地转过身,又转回来:“你倒是出来呀。”

  “抬头。”

  莱戈拉斯几乎笑出声,他就站在不远处的树枝上。

  她扁扁嘴,爬到他身边,那一小片树枝都被压平铺整,顶上又还有树叶遮蔽,舒服又阴凉,西尔凡精灵最喜欢的小憩之所。在这微风吹拂下,她躺下时感觉阳光斑驳地落在她的额头和头发上,感觉太棒了。

  “殿下真会享受。”她伸了个懒腰。

  “护卫队长也不赖嘛。”他随手卷起她的一缕秀发,“如果没记错的话,护卫队长应该在岗位上……”

  她立刻反击:“护卫队长有任务在身。”

  “什么任务?”他仍然在笑,“感受清风吗?”

  “通知殿下,陛下让他回去。”

  他放下了她的头发。“不。我不回去。我有任务在身。”

  她睁开眼睛,一副旗开得胜的笑容:“什么任务……在这里听风吗?”

  “对。”

  莱戈拉斯认真地点点头。

  陶瑞尔的笑容慢慢地收敛了。她翻身坐起来,眯着眼睛,远处看起来仍然只是一片白色,太刺眼了,风也很微弱。

  “可是我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

  “你得感受。就在不久之前,它们开始诉说。”

  少女没有再说话,她来自最了解森林的种族,她很肯定现在不是观察的好时机。但精灵对黑暗和恶意格外敏感,有些惴惴不安不是来自于直接的观察。她相信他,只是陪着他静静地在树上,弓在手中,箭筒在背后。

  她绷着身体等着,没有说话声干扰后,周围骤然安静下来,接着一些声音,起初是她的呼吸声,开始从白色中窜出来,有微妙的隐秘的声音,犹如森林在喃喃低语,明晰得如同雪上的炭迹,然后是更细微的,像是雪化去流走后残存的杂质,在这些灰色和黑色的痕迹中漂浮。

  他们猛地直起腰,交换了一个眼神,一起滑下了树。

  国王的护卫经过这棵树时,已近黄昏,树上空空荡荡,沙沙作响。

 

  他们眼前的草丛一片狼藉。某些粗鲁莽撞的生物强行碾过去,足迹里混杂着小动物的残肢,莱戈拉斯俯身以颌贴地。

  “足迹余温未消。”他说,“是同一队,他们刚向北走不久。”

  然后他未作解释就离开了小路,向一个出乎意料的方向跑去。陶瑞尔无意纠结句法时态,只能立刻跟上去,荆棘在她脚下嘎吱作响,在莱戈拉斯面前却顺服一般自动分开。

  他灵巧地穿过丛丛浓密的植物,在逐渐升腾起的雾气中悄无声息地前进,猩红的落日在峭壁上勾勒出他狂奔的姿势,他很快变成一道影子融进了雾气中。

  血腥味不期而遇,越来越浓。他们脚下时不时会出现尸骸,大部分是林中固有的凶兽,等几乎到了大雾中央,他们又碰上了一群大蜘蛛。

  “快走!敌人比我们更快!”莱戈拉斯制止要弯弓搭箭的陶瑞尔。

  他们没能继续。蜘蛛逐渐向他们包围。他们之前还没有发觉,现在终于看清楚,他们不知不觉被赶来这块四面环敌之处。莱戈拉斯脸色阴沉,攥着长弓的手骨节在响。

  “太多了!”陶瑞尔一箭射穿一只,转身靠上他的背。

  “这事很蹊跷。我们不能困在这里……”

  一阵滋滋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他们竭力从包围圈中找出突破口,但蜘蛛如潮水般涌来,受到恫吓的蜘蛛攻击更狂乱,他们没有任何喘息机会。等他们终于踩着蜘蛛尸体跑过这个陡坡时,远处的血腥味浓得呛人,浓烈的不安感攥住了陶瑞尔。

  她忽然想拉住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感觉到她的异样,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拍了拍她的肩。他喘着战斗的热气,整个人都热烘烘的,手心似乎也是热的,她感到由衷的暖意。

  他们一起走入陡坡下诡异的寂静中。

 

  寂静来自于那个圈。

  陶瑞尔倒抽冷气,几乎无力呼吸。她的手在发抖,血液倒流,想大叫想嘶吼,想用掉所有的箭让半兽人统统倒地,但是她的喉咙被那寂静攥住了,什么声音都发不出,她站在原地,踌躇着要不要向前。

  其他精灵同样一言不发,他们只是围在那儿,任由寂静继续蔓延。

  然后莱戈拉斯冲进这个圈中,像利剑一样将它劈开。

  那个受伤的精灵躺在那儿一动不动,表情扭曲,嘴角的血发黑,受着巨大的痛苦折磨。

  “他还活着!”年轻的王子说,“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就这样看着他?

  莱戈拉斯轻柔地托起伤者的脖子,抽出他的匕首,割开了伤者背后的战甲和内衣背带。胸腔得到解放的伤者大口地呼吸了两下,然后抓住莱戈拉斯的手臂。

  “好黑……眼前……黑……雾……”

  伤者用力地眨着眼睛,声音低不可闻。

  “现在是夜晚。”莱戈拉斯语气笃定地说。

  “没有星星……星光……”

  莱戈拉斯几乎是跪坐着,将伤者的上半身都抱在怀里,像父亲怀抱着脆弱的婴儿:“有的。”

  他贴着伤者的额头,轻轻地哼着歌谣。那是没有歌词的温柔的旋律,在浓重的雾气中唤醒了风和溪流的记忆,那歌声是在遥远的过去,用宁静的夜色编织,用璀璨的星光点缀,没有颠沛流离的痛苦,也没有分崩离析的哀伤,那是在所有精灵记忆深处的本能的平和与柔软,仿佛回到母亲的怀抱,仿佛回到纯真的最初。

  陶瑞尔如梦初醒,血液涌回胸腔,她磕磕绊绊地跟着哼起来。周围的精灵纷纷加入,高高低低的声音融合在一起,如阳光刺破云层,驱散了雾中混沌的死寂,身边的一切都变得温暖起来。

  伤者苍白的嘴唇浮现出一丝笑意。

  “光……有啊……我看到了……看到……”

  他的手在歌声中慢慢地垂下来,他在微光中闭上了眼睛,如入睡般平静安详。

  莱戈拉斯庄重地将死者放下,帮他把乱发披散在肩膀上,解下死者的斗篷盖在他的身体上。陶瑞尔在周围找到死者的弓和箭,放在尸体旁,她看到箭筒上的标记,死者只是一个最低级的护卫。

  “他的名字是什么?”莱戈拉斯问,“带他回去。举办隆重的葬礼,树立刻有他名字的墓碑,为他找一方平静的墓穴,告诉他的家人,他为了保护他的家人和同伴而死,他是个英雄。”

  莱戈拉斯认真地把这个名字重复一遍,这是第二次哀悼,接着他看了一眼四周:“队长在哪里?”

  一个精灵站出队伍。

  “带他们回去。”他说,“逃走的那两个交给我。他们杀害我的子民,我必须让他们付出代价。”

  接着他捡起地上残存的完好箭矢,简单地整理好着装,准备轻装上路,起身时,他碰到了陶瑞尔的目光。

  “不。”他别过脸,“你不能去,你要把我的话一字不动地转告给父王。”

  “你独自去?”陶瑞尔难掩担忧。

  “当然。那都是我的错,本来这场悲剧不会发生。”

  莱戈拉斯的语气突然变得沉重,没等陶瑞尔说什么,他就转身离去,迅速消失在森林深处,就像那颗扔进树丛里的石子,彻底融入了越来越深的绿色中,再无声息。


========

叶子专场,个人任性。

将叶子和伙伴安顿博罗米尔尸身的前因后果看来看去,结合自己的背景做了调整,尽可能贴原著,不过水平真的有限,徒剩情怀。

这是我喜欢的叶子啊。原著的叶子的眼光太透彻太成熟了,无论是对生死、时间流逝、友情,即使是在精灵之中,他的观点都非常独特且有见地。他这么年轻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也许这就是托老将他当作精灵代表派去护戒的原因吧。

这样的叶子我百分之一都表现不出来,只是写他的时候,会尽量从他的视角去理解世界,所以我能尽量地理解他多一点,更接近于他的想法。

这也是我写他的最重要的原因。

谢谢各位小天使的支持!!(鞠躬


评论(12)
热度(48)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