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莱】犯瘾

  宴会还没结束,瑟兰迪尔就离开了。

  将喧嚣抛在身后,他隐进阴影,离聚集地越来越远,最后在废墟的一角停下来。这里被一堆板条箱遮挡,穹顶破口处泻下一片星光,狭窄却又隐蔽舒适。

  他倚着箱子坐下,擦拭着枪口,余温刺激指尖,提醒着他不久前的激战,他将枪翻过去,脑海里浮现的却是:

  “走吧。莱吉。这里什么都没有。”

  少年合上抽屉,耸一耸肩。

  “确实。没什么。”

  欲盖弥彰。他知道独子耍了个把戏。莱戈拉斯的嘴角和眼角藏着狡黠笑意。他转过脸去,没有戳穿。

  这是不可宣告的默契,奔波之中的一点小乐趣。

  然而现在,鏖战之后,四肢百骸正在奇异地鼓动,朝皮肉呐喊,却又发不出任何声响。酒精刺激和篝火炽热都无法缓解胸口的压抑,他只想来一场足够悠长深切的呼吸。

  。来支烟。

  这种年头哪里有,更何况他的打火机还在莱戈拉斯那儿。ada,你得戒啦。小莱戈拉斯天真到以为收缴了它,就能阻止他干这事。等长大一些,莱戈拉斯知道其中隐喻,更没有还给他的打算,只是在他掏出烟时,帮他点上,半是纵容地,少抽点儿吧,adar。

  枪口的温度正在散失。他一点点地清理它的每条缝隙,每个动作都放慢成拉长的刑罚,他的视线追随着手指,实际上并非全心全意于此,不远处一点小动静,他就立刻挑起了眉毛。

  熟悉的脚步声。

  他不知道过去多久。年轻人从宴会上逃出来,肯定要费一番功夫,他们要比酒要跳舞,这个没有半兽人和巡逻队的美妙夜晚,当然免不了来点小刺激,打牌吗,来一局吧,就一局。

  一句不当然拒绝不了。索林那伙人并不好对付,不管是作为对手,还是作为短暂盟友。

  果然,莱戈拉斯出现时,表情明显有些僵硬。

  他们对视两秒,看到父亲,莱戈拉斯才放松一些。也许是父亲席地而坐的姿势过于随性,他像是被逗笑了,眼睛里放出光来。

  “什么时候发现的?”瑟兰迪尔问。

  “你转身之后。”

  莱戈拉斯坐到他身前。淡淡的酒气和烟火的味道弥漫开来,他深深吸气。

  “你就不打算掩饰一下吗?”儿子笑了。

  “我比你诚实得多。”他迎着这笑容倾前身,逼狭的空间里,他们立刻就碰在一起,他将头埋在少年的颈窝里,贪婪地捕捉着任何一丝一毫的气味。

  两人之间的温度开始升高。莱戈拉斯的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给我。”他往少年的耳垂呵气,“现在……我现在就要。

  莱戈拉斯的手搭上他的肩膀,用了好些力气,试图将他挣开。但是他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反而压得更紧,现在他们已经密切相贴,他满意地感觉到儿子在他身下绷紧了。

  Adar!少年声音沙哑,反抗看起来毫无作用,莱戈拉斯终于选择屈服。好吧。好吧。

  他咬咬舌尖,露出微笑,依旧保持着姿势,任由莱戈拉斯非常非常谨慎地挪动着,这个关头每个动作都可以惊起一片火星,噼里啪啦落在他们身上,可他看起来毫不知觉。

  他只是看着那只手,修长的线条延伸,他顺着走势,视线落在儿子的腰胯,他的动作比莱戈拉斯的急切太多,有力地抓住腰部然后猛地向下,扯开风衣,扯开护甲皮带,露出一节脆弱的腰腹,他俯身凑上去,在衬衣内侧找到了他要的东西。

  “哈。”

  他餍足地舔一下下唇,退回原位,借着星光查看他的战利品。好。连他都忍不住想。他抽出一根,放在鼻间嗅闻着,好烟。他咬在唇间,烟草的味道让他眯紧双眼,咔哒一声,有火光跳跃,他放松地向后靠,真是好烟。

  烟雾缭绕间,他冲着对面的儿子出声地笑起来。


=================

  这是老烟枪的策略(严肃拍桌

  如果你们要后续的话,那就会有的,留言告诉我就行。

  虽然已经上岸但是我想回水里呼吸一会儿!!

  我好喜欢烟梗,烟酒不介意的我,超级喜欢吐烟梗的我。

  谢谢各位小天使的支持(鞠躬!!




评论(13)
热度(70)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