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行

坑底刨土,风里嚎歌
这里小杏
唯一的任务就是粉叶子

—— 【瑟莱】似曾相识

  伤口终于恢复了,剩下一个硬币大小的印记,盖在他的喉咙上。

  “不学手语吗?”

  他摆摆手。不需要。这里的人们纯朴体贴,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能互相领会。这里的生活也很简单,连写着日常用语的卡片都不用。

  尤其是这里的孩子们,眼睛亮晶晶的,天真又可爱。他招一招手,他们就围过来,满脸期待,又有好玩的啦。他带他们碾草汁来涂鸦,作捉人游戏,到林子里看小鹿,他们开开心心地扑上来抱住他,他的头疼也痊愈了。

  五月悄然而至,悬铃木已经长好,他答应孩子们,教他们做小弓,再配一些箭。他比划的时候,孩子们欢呼起来。

  “我好像耽误了你们什么事情?”

  他们目送着孩子们跑出屋子。

  他转眼看向来客,笑着摇摇头。怎么可能呢先生,你帮了他们很多很多,弓可以晚一些做的。

  他请来客到天井,那里采光正好,椅子和画架都已经就位。

  “是坐在这里?”

  他点点头。

  “需要侧过来些吗?”

  来客坐下了,调整角度,理理衣领,始终关注着他的视线。

  他拿着画笔的手有些慌乱。随意,随意就行,只是一幅肖像画,您想要怎样都可以。

  来客给镇里捐了巨款。可以扩建学校,可以整修公路,都是百年的功业,这样的心意无法回报。

  要画好一些。他仔细地观察着这个先生,金色长发,肩膀方正有力,西装服帖,典型的西海岸人。他边想边画,勾出线,他看到刚硬的轮廓,鼻梁高挺,颧骨微微突出,略显凌厉的眉眼,那双眼睛是蓝色,波澜不惊,也深不可测。

  这是一张与镇民截然不同的脸。

  他担心自己发挥不好,然而一旦开始,就顺利得不可思议,手已经超脱理智控制,他什么也没想,任由它自己移动,付诸他所见,一排一排一束一束的线,弯曲或者斜斜地延伸,他收不住也停不下,它大片大片地铺开,占据了他的视野。

  在这青草的气味里,在风铃的叮叮当当中,它徐徐舒展,将他的所想全数表露。

  他看着他的画。

  好一会儿,他被摄住了。画中人的眼神,他怎么会捕捉到这样的呢?但单看这幅画,这张脸,又妥帖得无法指摘,像从最清晰的幻想里浮现出来似的,不,那就像是真实。

  他抬起头看来客,只是看一眼,又看向他的画。

  犹豫一阵。他俯下身打开他的背包,翻了又翻,从画笔和颜料罐,以及别的杂物,最底下,再底下,找到一叠旧便利贴。

  是什么时候留着的,他已经遗忘。太久没有用,纸都发黄了,为什么不扔呢,他也不知道,它蛰伏在那里,似乎是只为在这一刻重见天日。

  他用画笔写:“真是抱歉。可不可以再等我二十分钟?我想重新画。”

  然后他将便利贴递过去。

  来客看着那几行字,嘴角微微上扬起来。

  “没关系。”来客说,“一直等你也可以。”


===========

西海岸:教父瑟X弓箭手莱

父子漂泊到异乡扎根,对在故乡的记忆仍耿耿于怀

瑟爹与首府正面对峙,叶子在暗中帮助

这是个人私心的支线结局,让叶子过着平凡的生活。


  五一贺文!(只有一天假也要贺qwq

  梗来自自己的梦。

  叶子在枪杀中幸存但失忆,在广场上画画度日,有天他在给某个人画画时愣住了,请求重新画过。那个人不是瑟爹,只是轮廓有些像。

  醒来之后我好难过,所以要把自己甜回来qwq。

  愿阅读愉快,各位五一假期快乐!

  谢谢各位小天使一直以来的支持(深深鞠躬!!!!




评论(10)
热度(38)
返回顶部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