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父子】小春天的碎碎念

“明明他对我就像ada一样,

可是每次我叫他ada他就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


 “每次调皮捣蛋他就非常头疼,

好像他觉得我根本不会搞恶作剧。”


“他数学特别差,双列账单看不懂,

每次都推给我做,哼,这叫压榨童工!”

(可是我不帮他做的话,他肯定会被精骗的呀。)


“非要逼着我学双刀,

明明他最擅长的是弓箭。”


“不许我喝酒,说我没成年,

可我都快六十了!”


“每次兴冲冲写了诗给他看,

他就立刻编成歌,可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才不要什么说写得好之类的敷衍呢。)


“每次去刚铎就要和小王子玩成一团,

我才没有这么幼稚呢。”

(他又不是埃尔达利安的ada!)


“真是奇怪,很喜欢跟植物说话的精灵,

却总不懂得什么时候浇水,怎么施肥。”


“最喜欢他的时候:

和他一起在大角鹿上狂奔过密林。”

(我们当时在打猎。)

(他还特别强调不要打松鼠。)

(那天有一条毛毛虫在他肩膀上爬了很久,我忍了好久没有说。)

(他问我小捣蛋为什么不说。)

(我想,没准待会儿就会变成一只蝴蝶,停在你耳尖上了呢。)

(我当然没说,说了他又得意了。)


“有时他会感慨下:终于明白身为精父的艰难。

搞什么嘛,明明自己就是当父亲的精了。”


——Ada你看,你刚从曼督斯回来写的日记,我全都收好了~

“不看!”

——你不看我读给你听。

“不要不要!”

——……

“不许用这种眼神……”(这么大个精还装幼精灵成何体统!)

——……

“好吧好吧你读吧。”


评论(14)
热度(100)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