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父子】第四十个孕育日与一个问题

舔舔,舔舔,舔:


@白水行 迟到的黄花菜都凉了的生贺~🎂

本来生贺应该写一个超甜的小甜饼才对来着,不知道为啥写成了这调调,我仿佛脑子有坑😂





在莱戈拉斯的第四十个孕育日时,他曾问他父亲:死亡是什么?


那时候他堪堪长到一个精灵既单纯快乐又青涩懵懂的年龄,介于孩童和少年之间,观察世界的湛蓝双眼已悄悄张开,时而有些细腻且忧伤的心思。而他问起这问题是因为他刚失去了他的第一任坐骑——一匹伴随他多年的白色骏马。它是自然死亡,伏在粮草充足的王宫马厩内,离开的安静又祥和。


然而莱戈拉斯却不能理解。它的生命太短,太短了。短到他没来得及骑着它驰骋远方,没来得及带它仔细欣赏几次密林的花开叶落,没来得及喂给它孕育日宴会上的甜美浆果时,它就永远离开了他。在这之前,小王子从没认真考虑过关于“死亡”的问题。他不知道它竟然离他这样近。


所以他问他的父亲,什么是死亡?


他们并行在晚宴场地与王宫寝室之间的那段林间小路上,已然散场的宴会显然盛大,美酒的芬芳一直蔓延到几哩之外,这段小路也隐没在酒香里,空气中氤氲着若隐若现的甘冽味道。


在宴会上畅饮了十余杯多卫宁的国王陛下这时有些许醺然,听到王子如此发问,他慢慢地停下了脚步——对他来说,这是个不期然却又预料之中的问题。他知道莱戈拉斯总有一天会想,会问,“死亡是什么?”就像他早晚会好奇“爱情是什么?”但他不知道他的儿子将在何时意识到这个问题,他会不会问出口,又会去问谁,现在,这些疑问迎刃而解,莱戈拉斯在失去了心爱的坐骑后,在自己的第三十个诞生日时,向他提出了这个问题。


瑟兰迪尔考虑过这问题,却始终没有想出过答案。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发问,他只好思忖着,缓缓地开口:“我不能轻易界定死亡的含义,我的孩子,”他说,“它太复杂也太简单。即使我已在阿尔达大陆度过漫长的岁月,也依然难以领悟死亡的本质,它对每个精灵来说都是不同的。


“于我而言,死亡由三个词组成,悲痛,遗憾,与遗忘。”


“悲痛,遗憾……与遗忘?”年轻的精灵不甚明白地眨眨眼睛。


“是的。悲痛,遗憾,与遗忘。


“当我失去生命中重要的人时,一开始,往往难以置信,痛不欲生,觉得终此一生都不会再得到快乐与欢笑。但慢慢地,时间会治愈伤痛,生活依然要继续,这时候无边无际的遗憾便会找上门来。


“在生命中的重要时刻,那些或快乐或悲伤的日子里,我总会想起身边那些逝去的生命。想象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会怎样,会不会为我欢呼,陪我难过,我会不会让他们感到欣喜,又会不会使他们伤心失望。会不会这样,会不会那样,会不会,会不会……如影随形,念念不忘的,遗憾。


“然后便是最残忍的遗忘。漫长的岁月会侵蚀当初那些鲜活的记忆,渐渐地,我发现我开始记不清陨落的精灵们的容貌,他们的声音也早已在我耳边模糊不堪,即便是我所爱之人,我也再无法回忆起多年前我们相处时的细节,甚至,我不再时常思及他们,我的生命中照射进新的阳光,它让我重拾希望与笑容。”


瑟兰迪尔说到这里,目光落在莱戈拉斯身上,深深地看了一眼,才又继续道:


“我曾恐惧,愧疚,也曾痛恨自己,我怎么可以遗忘,又有什么资格重新快乐,他们是我的朋友,同伴,士兵,臣民,父母……爱人,倘若活着的人有一天忘了他们,那他们就会彻底消散在岁月的洪流中,被吞没在浩渺的历史里,或无影无踪,或只剩下一个名字,一枚符号,一段故事,而再不是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灵魂与躯体。


“可我无法抵抗这种侵蚀,我活的太久了……正如一如所言,死亡是赐给人类的礼物。而首生子女们只好背负着日复一日消退的记忆,在害怕遗忘又不得不遗忘的诚惶诚恐中,永远活下去……”


精灵之王停住话头,微不可闻地叹出一口气,表现出些许醉酒后的疲态。事实上他认为自己今天说的实在太多,絮絮叨叨,没完没了。这不像平常那个寡言沉默的他,他大概真的是醉了……或者老了。


他不知自己啰里啰嗦了这一大通,莱戈拉斯究竟能明白多少,这孩子现在正低着头缄默不语,或许他的解释对他的小王子来说过于深奥,他根本没有听懂?


夜色渐浓,宴会的鼎沸人声已归于寂静,林间只余下风吹树叶的飒飒轻响,小王子垂着脑袋迟迟没有动静,瑟兰迪尔无可奈何地摸了摸他的发顶,“你不需要完全理解我所说的话,绿叶,我也不希望你有一天能理解死亡是什么。现在是深夜了,该回去休息了,走吧。”


他抬起脚,但还未走出半步,就被身侧的那个精灵抓住了衣袖,“……我很抱歉,Ada。”年轻的精灵低声说。


瑟兰迪尔收住脚步,“你在为什么道歉?”


“我不该……我忘了,我,我不应该问你这个问题,让你想起来那些……”


那些陨落的精灵,那些深重的苦难,那些累累的伤痕,那些淬火的过往。


瑟兰迪尔微笑了,他聪慧敏感的小王子显然听懂了他所有关于“死亡”的阐释——包括他夹杂在其中的悲伤与苦痛。


“你没有任何过错,绿叶,不需要为此道歉,你父亲还没有那么脆弱。更何况我说过我的生命中已经出现了让我重拾快乐的阳光。”他摩挲着小王子柔软的发尾,轻声道,“好了,你真的该回去睡觉了。”


他再次抬腿欲走,却也再一次被拉住了衣袖。


他低头望向他,“怎么?”


年轻的莱戈拉斯仰起脸,用蓝眸仔细描摹他的面容,随即粲然一笑,半边脸颊沐浴在星月光辉里,“没什么,Ada,”他说,“就是突然想看看你。”


就是,突然想,看看你。


密林之王的心突然柔软地酸痛了一下,


——他一生中从未觉得自己是幸运的,除了此刻。




~End~



评论
热度(105)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