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文/看文/吃CP,甚至从未顾忌基本伦理、平等与否、如何结局,我只是想看两个有趣的灵魂在心智健全的情况下合乎情理地以各种风格相爱,我爱他们因差异而碰撞出的炽烈火花、灵肉交融的酣畅淋漓、相互补充犹如柏拉图所言的被分割的身体寻回自我的另一半并合二为一。这样的状态,懵懂无知的幼儿孩子绝对做不到,而幼稚狭隘阴暗的心灵永远也不能达成,单方面的倒贴不配与其相提并论,高高在上的施舍与此全无关联,利益道德冲突不能蒙蔽,空洞苍白的文笔和画面无法描摹。

  这种状态美好到可以跟真理平行占据天平两端,也可以是真理中最独特的一部分,它取自于现实又可以高于现实,离奇的是在某些时刻,现实中又可以被寻得,总而言之,这是我在荧幕、屏幕和书页的虚拟中渴望得到的滋养,在现实中希求但也不抱希望的理想。

  所以,把这个我认为最好的,给我本命和我的本命CP,是我一直努力做的事,要是能像托尔金教授把这么多的美好赋予给我的本命和他的父亲并让他们用合理的方式体面地展现,那就好了。

  很久之前,我就并不绝望地发现,我尽一生的努力都绝不能够触碰到托尔金教授所能到达的宽厚和崇高;从第一次翻开魔戒认真阅读第一行文字开始,我永远感激托尔金教授给了我肩膀,让我从时间和空间都从未到达处重新理解这个世界,从一个精灵身上开始学会真正地去爱、去反思、再去爱;也是从中土开始,我受到那样坚韧不懈、无法熄灭的生命之火的感染,重新找回内心深处的热情,再去创作。

  在这里我写下四个词:真爱、感动、救赎、纯粹。

  为此我将锲而不舍,不顾一切。



评论(2)
热度(35)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