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说什么呢,什么都被你说完了。

松森:

只点染,不铺排,一直往内收,留下大片空白。总要等到读完之后,去咂磨,有一种莫名的情绪肆意流泻,渐渐地,不晓得怎么了,又浓烈起来,就是那种余音不竭的浑然、缭绕,令人怦然。

                         ——《秋有信》

@白水行 
看到这段的时候就想起你,想起你给我写的那篇文,我说对了对了,就是这种感觉。赶紧的圈住了。
虽然是对于另外一种的思考,但放在你这里我觉得意外的合适(在某些方面。)

「你从这单纯中看到真,也看到火了。」

评论
热度(7)
  1. 白水行松森 转载了此文字
    我该说什么呢,什么都被你说完了。 ♥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