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黎明之前

Summary: 隔离区的日常,天亮之前,他们又失去了一个。


  他们站着,眼白对着眼皮,有只表在中间的空气里咔哒咔哒。

  病床上的惨叫如期而至。他立刻俯下身按住病人,一手在颧骨另一只在肩,暴露那块狼蛛般的赘生物,亚玟紧接着一刀下去,污血泉涌,落在他们裹好的棉花上。

  “上帝啊!”尖啸。“无处不在啊!”嘶吼。“带我走!”哭嚎。“我的命!”

  创口大开,血肉变作黑紫色。

  她抬起头,看了莱戈拉斯一眼。

  “继续。”他立刻说。

  他压得更紧,好让亚玟对准第二个落刀位,病人挥舞抓挠撕扯的四肢在疯狂地画十字,他昂起头躲过一击,但不得不定格的手臂硬生生应下了。

  更多的血在喷涌。

  病人的双唇如鱼嘴般翕动着。

  亚玟将刀片扔回盘子,人已经靠在墙壁上,脸埋在一堆乱发里。

  莱戈拉斯仍然盯着那个病人。

  “别。”亚玟只剩下气音。

  “再等等。”

  莱戈拉斯撑在床沿,甩着脑袋阻断眼皮打架,病人翻着白眼,血管从胸口一路爆到眼睑底,大片大片的血丝绽开,他眼中只剩下红色,紫色,蓝色,混杂交织,窗外的夜幕好像也混进来了,浓重的黑暗在升腾,远处有风呼号,死神经过,总是留下这些痕迹。

  尸体停在帐篷里,他查过表,说好天亮才有空余人手来收拾。其实石灰池离这里不远,他们可以自己搞定,不过是一扔的事,以后再也看不见,绝对的“干净高效”。

  他站起来,看着亚玟湿透的乱发,话一出口就是:“到外面喘口气吧。”

  他们在帐篷外面的空地坐下来,石灰池里咕噜咕噜的消化声挥之不去,扔在一边的旧担架嘎吱嘎吱,边上还有一排洗好的绷带,条条浑浊的白色正在风里飘啊飘。

  风中有硫磺的味道。

  “他说是中期。”亚玟低垂眼睛,“他说除了眩晕呕吐和骨关节疼痛以外,没有其他症状。”

  “我听到了。”

  “然后我只看到那些烂肉。”

  “他有些侥幸。放血有机率,他想活命。”莱戈拉斯说。

  “我不明白。那是注定失败……”

  “上帝不在这里呀,叶子。”亚玟在手心里说。

  轻轻的抽泣声终于泄露出来。

  莱戈拉斯轻轻地覆上她的后背,她的呼吸声低不可闻。

  “我在这里啊。”刚说完,顿了顿,他又加上一句,“埃斯特尔也很快就到了……不过,他大概不会看到你这个样子。”

  亚玟抬起头来,知道是个鼓励的玩笑,向他虚弱地弯了弯嘴角。

  但她的回答很认真:“没错。”

  她伸手把头发拢到脑后,三下两下梳成一个发髻,立刻站起身来。

  “天很快又要亮了。”她说,“我们得抓紧。”

  他仰起脸看她,眼中所见已有朝阳初升。他跟着一笑,忽而积聚起新的力气来。

  他们一起再次走进那个污浊的、阴暗的病区帐篷中去,死亡来了又离去,留下一张空空的床铺,只是他们总会留下一个的,总会有一个,在黎明之前。


评论(3)
热度(25)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