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iyou《关于世界尽头的甘道夫一家和那个吃白饭的》

       她的心是我所向往的北极点,从此处出发,无论面向何处,目的地都是南方,温暖、和煦、动人的土地。最记得她跟我描述蓝的惊人的冰山,如何崩解坠入广阔的海水,不久之后,她的笔下流淌出会融化的悲伤,封存在零度之中的亡灵,也跳出四个打滚成球的团子,在朔风里漫步的老人,还有那个独自追随鲸群来到此地的少年,像太阳一样炽烫又明亮的意气和生命。

  账号注销了,带走了她给我留下的所有评论,从我的胸膛里剜出了几十片,让我在深夜瓶颈时,都不敢看自己的文,仿佛有几十个空洞里有猎猎作响,好怕几年后人迟钝了,只剩下模糊的印象,惨淡地漂浮着。

  遇到她之前,要是碰见心爱的人,总说“透支了我半生的运气”,这种话说多了,自己也开始觉得底虚。其实不是我有多么幸运,只是这世界上美好的人太多,每个美好的人,都是那么地可爱,独一无二;能有机会深入了解,不过是借了喜欢同一个精灵的缘分,是这样一个这么这么好的精灵,才会让这么美好的心灵产生共鸣,创作出这样有灵气和感情深度的文字,才会让我一个平凡人,能够一窥极有天赋和创作力的灵魂。

  去年年底过得轻狂不晓事,想要给她写生贺,内容早早想好,题目是《白雪少年》,故事的最后,莱戈拉斯独自走在被轰炸得支离破碎的伦敦城中,哼着春日的歌谣,雪花片片飘落,视线所及都是纯净的颜色。

  我再也没有力量把这篇文写出来。

评论(7)
热度(17)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