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莱】十五段震撼我心的阐释

是血缘,是命运,是相互救赎,亦是并肩前行。

是你和我眼中,彼此全部的世界。

不能用爱一言蔽之,只是在知晓这感情存在的时刻,密林的春天从此永远驻留在心中。

十五段在随缘扫文时遇到的最震撼的对瑟莱的阐释,已带文章超链接。

开学混乱时段即将过去啦,在坑底呼唤大家!!!


  我错过了你的出生,错过你那个盛大的成年礼,错过你母亲无奈的离去,错过你父亲突降的死亡,错过你加冕为王,错过你本以为是一生的爱恋,错过你初为父亲的欣喜若狂。

  那是我走遍迷宫般的书廊,翻阅过晦涩厚重的精灵古籍,也无法窥之一二的诡谲岁月,即便是空气里扬起的万千尘埃,也没有哪怕一点,曾今留恋在你的身上。 那全是我触不到的时光,那全是我触不到的恋人。

  我几乎错过你的每一个欢喜和悲伤。

  而我居然还能,让你等着我长大。

       ——旮旯《森林之名》


  他对莱戈拉斯的爱不一样,无论是源于血缘的父爱,还是逐年累月中默默滋生的悖德之爱,都缓沉深广得犹如繁茂春天中的绿林深海。

  而莱戈拉斯对他的爱,就像忽然闯入寂静深林中的清脆脚步——孤独了太久的鹿王终于等来了身后的小鹿,他们的步伐各自拥有,却又完美重叠。

  ——失角鹿《Starlight》


  这便是莱戈拉斯向他展露的本质所在——一个极尽纯洁,未被腐蚀的灵魂,唯一能够让如瑟兰迪尔这般年长,这般强大的灵魂远离污秽与邪恶的存在。再怎样深重的黑暗也无法吞噬他的光芒。只要与他在一起,精灵王就永远是安全的。

  ——簟色译《Harmoniously》


  “没有什么罪恶可以生长在这里,邪恶的确在不远的前方虎视眈眈,然而它无法侵害我为你而筑的庇护之墙,我们如此相守在一起永远不能被称为罪恶,因为——我爱你,莱戈拉斯,我原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失角鹿《暗影之外》


  瑟兰迪尔从来不这样的。他把冷厉和威严展露得太过彻底,又把柔软的心意藏在刀锋之下,旁人即崇敬他又畏惧他,偶有想靠近他的,又被一片冰封的荒原阻了去路。

  莱戈拉斯无不庆幸,因为只有他,只有他得天独厚,从一开始,就降临在他的怀里。

  ——旮旯《荣耀之冠》


  他的双手何时能清洗掉那时的鲜血淋漓,他的脑海何时不会被惨痛的噩梦萦绕,当他捧起浴血的新生命的时候,恐惧何时能从他的眉眼中消退。这一切的疑问,在此刻都变得无足轻重。

  因为这个弱小而美丽的生灵离他如此近,世界上只有他和他如此紧密地被命运维系在了一起,那是一种超越了实际存在的牵绊,一种无言的温暖的哀愁。世界上最纯粹天真的运行规律的巨大引力摆在这里了,他第一次如此感激他的妻子孕育的生命。

  他的身躯那么暖,那么柔软,就像是幼小的鹿,他是他的另一重倒影。他流金的发,他蔚蓝的眼,他的一切惘然和哀伤,都一一和他相连接。而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可以切断这样的丝线,哪怕是死亡。

  ——茶深《风眼》


  瑟兰迪尔带着无限的爱意慢慢扰乱了他的心绪,抚平了莱戈拉斯因忧惧而瑟缩的心。年轻的精灵原本觉得用被噩梦惊醒这样幼稚的理由跑来寻求他父亲的安慰,多半会得到一顿训斥,但瑟兰迪尔竟然出乎意料地理解他所有的负面情绪。他的亲吻扫除了一切恐惧,莱戈拉斯的内心渐渐再次被温暖和希望填满,此刻他只想要他父亲永远陪伴在他身边。

  ——许无梨译《赴火》


  他们静静地拥抱了一会儿,莱戈拉斯把脑袋埋进瑟兰迪尔的颈窝,“我不再恐惧了,”他轻声说,“你说得对,虚无永远无法狩猎我。”

  “它只能捕获空虚的心,”瑟兰迪尔轻抚他的长发,它们柔顺地散落在床单上,灯光下就像流淌的金色溪流,“而你的心属于永恒的爱和青春。”

  他轻轻吻上他的眼眸, “这是我所能给予的最好的祝福。”

  ——云山乱《暮色》


  我们的爱情无法启齿,然而这又有什么呢。我们普世光明,坦坦荡荡,我们在阳光的祝福下做爱。日光下我们踽踽而行,相依为命,拖着影子,一路踟蹰;夜色里我们戴着良知的镣铐,我们是在彼此心尖舞蹈的情人。所有逾越的温柔,我都慨然替你收下,小心翼翼,深埋心间。

  ——西分《Hedonism》


  “莱戈拉斯,你认为这说法罔顾了你的心意?”

  “……是!原来我爱上您不是因为我爱你,只是被命运诅咒了?”他不能接受这个说法。明明心中宝藏讳莫如深,转头来却好似被谁设计。父亲,你也这么认为吗?这只是我命中注定的歧路,所以你都不回我信?不屑于回?

  “这并不是诅咒。”

  “那是什么?若这果真是我的道路,那我就欣然往之。以天父一如之名!”

  ——H.F《深渊》


  “你知道什么是命运吗?”

  “怎么说?”

  “说法有很多,你可以称之为fate,destiny,affinity,predetermined binding force……我要向你表达的是,inscrutable connection——难以言喻的联系。并非是我们生来具备血缘的不可抗力,亦或是属性决定情欲的煽动性;唯独这种复杂的诠释,才符合你所吸引我的美妙之处。”

  ——伊泽《怦然心动》


  等待是一样的,疼痛是一样的,爱是一样的,甚至连体内的血都有一半是一样的……他从来都不惧怕疼痛,只要这疼痛出自于爱。

  ——景深之源《故乡》


  我是忍不住俯下头在他的光洁的额头印上一个亲吻的,然后是轮廓优美的面颊,漂亮的蓝眼睛的眼角,柔软如花瓣的双唇,鬓边淡金似银的发丝。我这样吻着,一个又一个,并不象激情中那样强烈,我只想给他一点我的温度和气息,我只想感受到一点他的温度和气息。这个精雅的客馆里,夏日盛开的玫瑰的奇香满室,但我的唇上齿间,唯一想有的,只是雨后绿叶的清新。我吻着,我还想吻去那美丽脸上的每一个泪痕,就算再虚伪也罢,我要他为我不再哭泣,这愿望竟和我要他为我哭泣时一样强烈。

  ——水支《谋杀》


  Legolas在一个雾气弥漫的清晨睁开眼,从窗外掠过的风里还带着夏夜的凉意,他仿佛与世隔绝太久,又好像只是做了一场梦。但当他看到Thranduil在晨光里的脸,一瞬间只觉得再心动不过。

  现在,他只要一抬头,就可以得到一个吻。

  以及从此以后,这个精灵所有的吻。

  ——旮旯《实践是检验xxoo的标准》


  原来我认为已经永远逝去的所有美好事物,也终会以另一种全新的面貌复返。数月之后,瑟兰迪尔行走在阴影尽散的森林中时,这样想到。大绿林确实已经逝去,现在我们所拥有的是绿叶森林,我们共同的森林。

  ——失角鹿《剑与歌》



其实真正激发我做这个整理和推荐的是


  这是罪恶吗,是悖徳吗,是诅咒吗,是不可祝福的吗?

  哦,管他呢。

  ——云笺辞《渎与罪》


评论(24)
热度(325)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