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森 

  要承认无法完整,但总是会有不甘的。是谁想出来的绝望主意,指望笔画句读之间,要承载全部。也许就是我自己,怪我任性的野心,失控的感性,一如既往的自以为是。

  记录是为了证明,证明又是为了什么?当我写下这些句子的时候,我有没有胆量去质问自己,未曾开口言说的那个理由。我。为了我。可以把这个当作答案,其实心里还有反驳。在不能用语言表达的时刻,那些空白才是理由,但这些空白从不曾由我书写,我竭尽力量,只知道我必须等待,必须耐心,必须坚持不懈。

  然后你出现了。真实,滚烫,鲜艳,又完全相反。让空白都苍白无力。





评论(1)
热度(9)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