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莱】龙的承诺

我相信我最初的选择,它完全出自我的真心。


  在奄奄一息之际,龙再次吐出大口迷雾。没有关系,他们戴着面罩,捂紧口鼻,因而神志清明,丝毫不受其影响。只是攻势一下子就被冲乱了,瑟兰迪尔的身影消失在迷雾深处。

  “莱戈拉斯!”

  他大声回应,但他的剑卡死在在嶙峋的龙翼骨架上。

  “你定住它!我去补刀!”

  龙翼剧烈地扇动起来,他使尽猛劲加诸剑柄,剑和着血肉和龙翼一起扎进地里。

  惨叫,嘶吼,短暂的寂静,呼噜呼噜。

  一长串的咔嚓咔嚓声后,瑟兰迪尔从龙翼下的罅隙里攀出,血腥味比他的样貌还清楚一些,他的怀抱比他的声音还要有力。莱戈拉斯回抱他,隔着迷雾触碰所爱的人的轮廓。

  “你把面罩脱掉了。”

  “龙已经死亡。”瑟兰迪尔说,“迷雾不再有效了。”

  莱戈拉斯立刻甩掉他的面罩,吻向他的爱人。他们无所畏惧地纠缠在一起,时间已经被迷雾模糊,分开时他们眼中只有对方。

  “我不敢相信会有这么一天。”年轻人的气息潮湿而温热,“我们可以真的在一起。”

  “我们本来就已经在一起。”

  “不,这不一样,迷雾消散之后,我可以想起之前的所有事——关于我们的相遇,我们的开始,还有被抹去的梦想——我们的记忆回归了,我们就完整了,我才会真正作为我自己而成为你的。”

  “不管怎么样,你就是我的一切。”

  年轻人沉浸在欢喜和爱意之中,不断地蹭着瑟兰迪尔的肩膀,结伴下山时他坚持牵着瑟兰迪尔的手。现在世界在他眼前变得格外新鲜,连负伤也无法阻止他的雀跃。

  “我觉得这束花很眼熟……没准我摘过给你,给你编成王冠?花冠?”

  “那时我们肯定对打过,而且不止一次。”

  “你看那些闪闪发光的是星星吗?等迷雾全部散掉,我们可以一起去山岗上看它们。”

  “瑟兰?”

  “瑟兰迪尔!”

  莱戈拉斯晃了晃心不在焉的瑟兰迪尔,眼睛眯紧。

  “不急不急,我们还有半辈子时间。”

  莱戈拉斯气鼓鼓的。

  “当年追求您的时候一定不容易。”他说,“您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话是这么说,年轻人还是笑了。

  “可是我也没办法呀。”年轻人的声音很轻。

  瑟兰迪尔什么也没说,只是反握住了莱戈拉斯的手。

  两只伤痕累累的手十指相扣。

  他们在半山腰的露营地歇息,点燃出发时留下的火堆,在河边清洗伤口和衣物。莱戈拉斯的伤口多在背上,于是他顺从地让瑟兰迪尔帮他包扎,最后一个结捆好的时候,瑟兰迪尔从背后抱住了他。

  有一刻他觉得自己被温暖淹没。

  瑟兰迪尔蹭着他的脖子和耳朵尖,气息落在他耳垂上。

  “莱戈拉斯。”

  “嗯?”

  但是瑟兰迪尔没有说下去,很长时间里他们只是保持着这个姿势。

  “……我希望就这样下去。”瑟兰迪尔说。

  “永远?”

  “永远。”

  “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瑟兰。最后的障碍已经死了。”

  “不是龙。”

  年轻人的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

  “死亡?”

  “也许是,”瑟兰迪尔的声音更低了一些,“或者,跟死亡一样可怕的事情。”

  “别吓自己。”

  莱戈拉斯紧握住环抱着他腰部的手。

  “原谅我。我担忧的事情比你多,毕竟我比你老。我不知道记忆恢复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可能你会后悔,你会觉得有更好的选择,甚至你认为这一切都是个错误。”

  “不可能。”年轻人语气坚定,“哪怕是我记忆模糊,我还是能感觉到,自己早已将自己所有的忠诚交给了你,我相信我最初的选择。”

  “你不担心做这件事的原因……”

  “我相信我最初的选择,瑟兰迪尔,它完全出自我的真心。你拥有我的全部,无论何时何地。”

  “原谅我。”瑟兰迪尔说。

  “你已经尽力了。”莱戈拉斯回头凝视他的双眼,“你没有让你的子民冒险丧命,而是选择只身对付恶龙。这样的勇气不是谁都会有的。”

  瑟兰迪尔没有来得及再做回应,莱戈拉斯再次吻住了他。

  “你应该好好休息。”

  长者抓住了年轻人具有试探意味的手,温柔地放回交叠的膝上。

  “‘不急不急,我们还有半辈子时间。’”年轻人用他的语气,狡黠地眯了眯眼。

  然后得到一个无可奈何的轻拍。

  “睡吧,然后你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都会回归原样。”瑟兰迪尔梳着年轻人金色的长发,任由它们渐次滑落。

  但躺着的年轻人顺势捞起一簇把玩起来。他们的头发都是淡金色,纠缠在一起时根本无法分清。

  “没准我们有什么亲戚关系。”年轻人几乎就是随口一说。

  在莱戈拉斯的头发阴影里,瑟兰迪尔的手指紧了紧。

  “不过没有关系。我的父母已经没机会反对啦。”莱戈拉斯说,“要是他们在世的话,应该也会支持我的。”

  “他们……?”

  “很模糊的,几乎只剩下概念的记忆。他们……不在我身边。但我知道他们都很爱我。只是有什么把我们分开了。”莱戈拉斯说,“他们一定跟我一样伤心。”

  年轻人默默地玩着他们的头发。

  “现在你在我身边。我很开心。他们也会放心的。”

  “确实是这样。”瑟兰迪尔说。

  “我很开心。”莱戈拉斯又重复了一遍,“我也会想起他们。想起什么都好。摇篮曲,小毛衣,还有兰巴斯,或者什么别的。”

  “或者一个睡前故事?”

  “一个睡前故事。”

  “你会讲给我听吗?就在今晚,就像亲人一样,给我讲一个睡前故事。”

  “我会的。”

  莱戈拉斯放下头发,安静地把双手交叠在胸口,眼睛已经半合。

  “从前,有两个刺客被雇佣去杀一个领主。

  年轻人的眼睛睁开了一点。

  “啊,瑟兰,您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睡前故事应该是温柔一点,像童话之类的。”

  “我可没给人讲过睡前故事。”

  “好吧,继续。”

  “那个领主背叛了国王,正在出逃,身上带着大量的金银珠宝,还有许多身手不凡的人保护着他。但是那两个刺客迫于生计,将所有赌注都压在了这个订单上,他们做了万全准备,用一场火灾声东击西,引开了大多数人的注意。”

  瑟兰迪尔停顿了一下。

  “不过,还是有人追上来了。两个刺客分头行动,一个吸引追兵注意,一个去刺杀在房中的领主。后者潜进房中,领主果然在房里,桌面上堆着他所有的金银珠宝。”

  莱戈拉斯微微动了动肩膀。

  “刺客正要动手,领主对他说:‘你不杀我,我就把这些财宝全部给你,那你和你的朋友就会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刺客拒绝了:‘一旦国王发现了,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

  领主看向窗外的火灾,扯过站在旁边的仆人:‘你把这个人杀了,点起一把大火,再将烧焦的尸体交给国王,而我隐姓埋名浪迹天涯,没有人会发现。’

  走廊外正在激战的朋友因支撑不住而大叫起来。

  领主说:‘时间不多了,你赶紧做决定。’

  瑟兰迪尔再也没有说下去。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

  “没有了吗?”莱戈拉斯说。

  “没有了。”

  “这是个两难的问题。”莱戈拉斯说,“不管怎么选都是错的,总有人不会放过他们。”

  “是的。这件事从开头就是错的,只会一发不可收拾。”

  “我不是身在其中的人,我不能做太多的评判。”莱戈拉斯说。

  “但人总会有那样艰难的时刻,总要被迫选择的。”

  “那我只希望那选择是出于我的心。”

  瑟兰迪尔撩开莱戈拉斯头上的乱发,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你说的对。”他轻声说,“晚安,莱戈。”

  年轻人带着甜甜的笑意合上了双眼。瑟兰迪尔在爱人身边躺下,听着莱戈拉斯轻柔的呼吸声,他握住莱戈拉斯的手,在这静谧之中,他就像握住了永恒。

  凌晨的天空微微放亮,但这光亮仍然是浑浊的,像是从被扰动的河床上隔着水和沙仰望天空,是迷雾又翻涌上来了,他看不到星星也看不清太阳,意识也一样跟着变得模糊起来。

  半梦半醒之间,他又回到了血腥弥漫的龙的巢穴之中,一副准备穿刺的架势,面前是那奄奄一息的龙颤抖着低声嘶鸣。

  “别杀我,别杀我,如果你留我一命,我就把你一个人的记忆全部给你。”

  “一个人是不够的。”

  “你是说,上面那个小朋友吗?不……你不会想让他知道的……知道一切……”

  “什么意思?”不知为何,他手上的力道松开了些。

  “你看了就知道了。你想起来之后……你就知道了……我会告诉你所有,你和他的所有事情,而他什么都不会知道,他不会发现的。”

  他看向手里的剑,却没有时间思考,因为他已经听见了一声呼唤:

  “Ada!”

  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的声音。

  是莱戈拉斯的声音。

  那一刻他脑子一片空白,在龙燃烧着的双眼的注视下,他说出了他内心想到的第一句话。


=====

灵感来自石黑一雄的《被掩埋的巨人》

瑟兰迪尔所述故事灵感来自《绣春刀》

评论(7)
热度(87)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