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文风给人的感觉真的很奇怪,说不出来……一种冷淡的,哎,总给人一种,印象派?不像。是连绵以及割断的金属,还有因为摩擦产生的光,像是某种在旅途中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空旷的平原,一种说不出的寂寥和孤独,又夹杂着隐隐的落日余晖,或是海边最后一抹夕阳带来的浓烈。深夜喝过的,不烈也不温的酒,滑过喉咙带来的苦涩。荒诞又不稽,华丽又淳朴,一种糅合了最浓的美和最凉的红和灰。”


@松森 

  棒到我觉得今天幸福得像是在做梦的文评。

  写作的意义大概就是,有人能说出你在无意识中隐藏在字里行间的那些吧。

  听过一句歌是“乱世慷慨我行歌,千万人总有相和”,可我这并不慷慨的断篇残章,并不洪亮的微言低语,竟也能引来这样的应和,惊喜和感激之外,还敢有什么呢,除了继续写下去,也不知该如何报答。

  我知道自己的文风一向难以定义,我这样随意对待搁置是一回事,被这样准确地表达又是另一回事了。现在我被确定了,有些念头是确实可以传递的,也确实可以能理解的方式表达出来的,这对我来说非常非常重要。

  这时是该有一句“临评涕零,不知所言”。


评论(6)
热度(16)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