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莱】当局者迷

旁观者清,天天哔哔哔。

  朋友又被放鸽子了。看着那个少女和别的精灵共赴舞池,言笑晏晏,朋友的头都要埋进臂弯里。

  “我真像是个笑话。

  “当然,你的花都谢成这样了。”

  莱戈拉斯探身上前,把一整束花都抽走扔掉,花瓣残得触地就成了泥。

  “你干什么!这可是我辛辛苦苦……”

  “抬头挺胸啊,朋友,谁会喜欢一个畏畏缩缩的胆小鬼。”

  张牙舞爪的朋友立刻站直了身子,并且紧张地瞥向舞池中央,生怕少女看到损友的闹剧。

  “你看,那个精灵也给她送花了。”

  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这个季节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少女被这个礼物感动,当场将花簪在发上,同时甩掉手里的男伴,拉起了送礼精灵的手,开始新的舞蹈。

  朋友目不转睛。

  “喂!”莱戈拉斯推了推他,“你不会也想找一朵更鲜艳的玫瑰吧?”

  “不然怎么样?她总是嫌我太粗鲁,太笨拙……”

  少女又换了一个送她宝石胸针的男伴,一首更快更奔放的舞曲奏响,他们的身子越贴越近,几乎耳鬓厮磨。

  “我还是离开吧。”朋友沮丧得都快哭出来了。

  “别急啊,你需要一点耐性。”莱戈拉斯认真地看了一会儿,“你看,你快看。”

  少女的声音犹在耳畔,但是仔细一听,她的笑十分生硬,她的舞姿不再灵巧动人,甚至有些在挣扎的意味,男伴欺身而上,动作越来越过火。

  “就是现在!”

  莱戈拉斯回头,他身边已经是空的。

  朋友已经气势汹汹地过去了,只见他猛地抓起那男伴的肩膀,把对方举得脚都离了地,恶狠狠地摇晃数下,再扔回地上。

  哇,真的好粗鲁。

  “你再敢对她动手动脚,我就把你打成肉泥!”

  少女跪坐在原地瑟瑟发抖。朋友回头看看她,挠着后脑勺,像是被自己的话吓到似的,站在原地怎么都不敢动。

  少女抹抹眼角,慢慢地站起来,出乎朋友的意料,未出乎莱戈拉斯预料地,她扑进了朋友怀里。

  这多简单啊。

  对着朋友惊喜若狂的笑容,莱戈拉斯耸耸肩,挥手致意。

  “也不过是这么回事嘛。”后来朋友说。

  “就那一下,突然好了,一切都好了。很粗暴的。”

  莱戈拉斯说这话的时候还在笑。

  好像他从未翻山越岭只为寻找一朵新品种的兰花。

  好像他没有一连数月加紧训练,不过是赢一个国王亲自颁奖的射手比赛。

  好像他根本不曾申请到林子边缘夜巡,好躲避国王续弦的传言和他认为的国王的试探。

  唯独在大战之前,他敲门进父王书房时,他心中才浮现出朋友的模样,那么小心翼翼,那么担惊受怕。

  父亲眼中的他也会是这个样子吗?

  他倒宁愿父亲记得他十分不礼貌地直接说:“我去护戒,然后销毁它。”

  父亲坐在那里,眼睛微微睁大。

  “我是说……请允许我为你分忧,陛下。”

  “那就去吧。”

  父亲又赶紧埋头在军务之中了。

  他站在原地片刻,看着父亲弯曲的腰疲惫的肩膀,内心有个冲动想把这个精灵拽起来,就像是把小鹿从泥沼里拖出来。

  不行。理智在大叫着让他站好。

  最后他只是这样说:“注意休息,陛下。”

  父亲艰难地从公文里抬起头。

  “……我会的。”

  他慢慢地,极其不情愿地转过身,走向书房门。

  “愿星光照耀你的路途。”

  是父亲的声音。

  父亲肯定在行抚心礼,而他说不出话来了,他甚至不敢转过脸去让父亲看到他的表情,几乎是慌乱地回了礼,就匆匆地离开了书房,还不忘背过身把门关上。

  靠在书房门外,他差点笑出声来,被自己气的那种。

  后来是瑟兰迪尔动的手。

  什么叫一下就够,什么叫简单粗暴,莱戈拉斯这才是真正领教。

  但那是两百年以后的事了。

=====

可以算作《鸩杀》的番外。

感觉每次告白都在十分迫不得已火急火燎的状态(躺

 @与子同袍    点梗:“我真像是个笑话。”

昨晚修仙的时候刚好看到w

接下来的点梗是按顺序写的,反正今天也要修仙……

评论(2)
热度(48)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