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莱】怒点

都是为人父母的。


  窗帘刷一声拉开。

  一个苹果。好漂亮的苹果。从未见过如此,红得发光,圆润饱满,仿佛能听见轻弹它时的清脆声响。它就放在窗台上,在温暖的黄色灯光里漂浮着,触手可及。

  长时间的停滞让他筋骨作痛,但他咬着牙,一点,一点,伸长了手臂,想要探进窗缝里。

  一只手突然窜出来,掠走了那个苹果。

  女人捧着它,走向大厅边缘,一个女孩躺在沙发上,双腿摇晃。

  “身体健康,快快长大。”女人说,“拿好呀,今天可是新年。”

  “又甜又腻,难吃得要命,我要葡萄。”女孩撅着嘴,想要把苹果扔在一边,碍于女人的眼神,她只好放在大腿上。

  苹果在丝绸裙摆里左右摇晃着,随时要滑落。

  “今天可是新年。”女人揉着女孩的头发,把苹果又塞回女孩手心里。

  女孩松松地让苹果在手里滚着,嘴撅得更高了:“说是新年……爸爸在哪?”

  嘘。女人的食指抵在嘴唇上。

  爸爸。

  瑟兰迪尔凝视许久,翻回阳台,向楼下院子里做了个手势。

  树影沙沙摇动,小径周围的尸体被拖走,另外几个人猫着腰潜进门廊。

  动手。

  一下子全部声音都爆裂,玻璃碎了,子弹撞墙,此起彼伏的尖叫,在血液上拖拽的粘腻腻。

  人都被拖到大厅里。

  女人是最后被找出来的,她举着一个花瓶站在大厅角落里,花瓶抛出来摔得到处都是,费伦拽着她的头发,猛地将她扔掷在地,撞在她身后的斗柜上,柜门发出梆一声巨响,岌岌可危地摇晃起来。

  她双手疯狂挪动,想要遮掩睡衣上丰满的胸脯和睡衣下染血的双腿。

  “扭捏个屁。”费伦啐了一口,把她拖得更远,她终于安静了。

  奴隶仆人管家连同女主人,一共二十八个,中枪没中枪,病弱不病弱,枪托一下砸过去,统统跪下,围成一圈。

  他在人圈前走动一个来回。

  “各位,现在是非常年代,若非穷途末路,我也不至于把各位逼到此等境地,”他看向在瑟瑟发抖的人群,“只要你们交代出老爷子的下落,我们立刻就走,再不回来,绝不打扰你们的新年聚会。”

  一片沉寂,剩下女人在微微喘气。

  “不知道?”

  他慢慢走向蜷成一团的女人。

  “还是……不肯说?”

  枪口抵上她的额头。

  她被打裂的眼眶颤抖着,慢慢睁开了,宝石一样的绿色明眸在鲜红里绽出光芒来。

  啜泣变成了轻蔑的嗤笑:“可耻。可耻的雇佣兵。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你当我们是傻子?说和不说有什么区别?”

  纤细的手指攥住枪口移向自己眉心:“来啊,大不了就是死。”

  “夫人!”人群中有悲怆呼号。

  他和她对视着,突然他笑起来,一把甩开了她的手。

  枪口一路下滑,托起她的下巴。

  “死?怎么舍得让你死——像你这么烈的货色,虽然老了点,但还是很值钱的。”

  女人的眼睛一瞬间瞪圆。

  “你想干什么!看清楚,我是总督夫人!”

  他贴向她的脸侧。

  “总督夫人也只不过是个女人,再挑战我的耐性,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生不如死,”他低嘶,“说,他在哪里。”

  女人浑身颤抖着躺在那里,双眼低垂着,突然瞪大又合上。

  再次长久的沉寂。

  子弹咔哒上膛,旁边的费伦已经忍不住要冲上去再来一下,他伸手拦住。

  “求求你……求求你们……夫人真的不知道!小姐和我们也……”有个尖细的女孩叫道。

  小姐。他眉毛挑起,头也没回,反手一枪,倒地的声音。

  女人惊醒一般坐起来。

  “……多瑞斯!”

  被打死的女仆瘫在人群的缺口里,金发揉成一团,盛在女仆帽中,血从金色深处爬出来,像是一只小小的恶魔的手。

  “多瑞斯!”女人的叫声尖锐地拔高,“老天啊!她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孩子!孩子!”

  一边夸张地嚎叫着,女人一边挪向女仆的尸体。

  “她还这么小!你们这群丧心病狂的恶魔!”她的吼声震彻大宅,玻璃在噼里啪啦地响,她的嘴唇在战栗。

  看着他无动于衷的眼神,她深吸一口气。

  “你们也不是为人父亲的吗?你们没有孩子吗?一点点基本的同情心也没有吗?”

  他歪着脑袋。

  “也对,你们这种人,怎么会有孩子呢。”她的眼中寒光森森,“你们的孩子,就算提到你们,也会觉得可耻吧。”

  他仍然看着她,似笑非笑,向她走去一步。

  她疯狂地大笑起来。

  “啊,爸爸在杀人!多美妙的事情啊!他会不会做噩梦啊,看见你们都要掉头走!”

  她把女仆的头垫在自己膝头上,张开双臂。

  “来啊,看看你,一身的血腥味,背后跟着那么多鬼魂,恶魔啊,恶魔,谁会愿意当恶魔的孩子!”

  他又走过去一步。

  她眼中的混乱光芒纷纷闪烁。

  “来啊,可耻的雇佣兵,尽管来啊!”

  他迈出的步子停在半空。

  “不,我可不是个爽快的人。”他说。

  女人的狰狞顿住了。

  “听听你的语气,”他声音嘶哑,“恶魔的孩子。老天啊。睁大你的眼睛看看,女人,睁大你这双漂亮的眼睛,好好看看。”

  他一步一步往回退,背过身去,在斗柜前停下来,蹲下身,

  “恶魔。你们说恶魔。看看你们这些人啊,你知不知道,每一个在外面的孩子,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就被蹂躏,就要拿枪,在惨叫的时候,在杀戮的时候,有谁跟他们说,他们是孩子?”

  他怒瞪着怀抱尸体的女人。

  “你会说?总督会说?你们会关心这些蝼蚁一般的人的死活?在你们剥削他们的时候,在你们开开心心地在这里过新年的时候,谁会心疼他们?

  女人眼睛睁得大大的,摇着头。

  他捡起斗柜边上一颗零零丁丁的苹果,斗柜门在他耳后微微敞开着。

  “谁不想跟孩子好好过年,哪怕就是简简单单地在孩子手里放一个苹果,不,不用葡萄,那太金贵了。”他将苹果转过去,露出它坠地的一片瘀伤。

  他锃一声掏出匕首来,缓缓地转过去。

  “不。不。不……”女人苍白的唇张开又合上。

  “不?要像总督府平时那样,宁愿扔掉烂掉?说什么摔了的苹果就脏了,你知不知道,削掉那一点,一样是能吃的?”

  他偏过头,挥舞匕首,刀尖指向斗柜门缝里。

  “你说,谁才是恶魔?”他声音又轻,又缓。

  门缝里的那一只眼睛瞳孔放大,不能再放大了。

  “我求你。求你,我求你,我求求你求你……”

  “你说。”他看向她,刀尖再次逼近门缝。

  她说了。

  他仍然站在斗柜边上。

  “我已经得到位置了。”他对电话那头报告。

  半个小时之后,他再次接电话。

  “很好。”

  他收起匕首,仍然捧着苹果,站起来时背后枪托一甩,柜门轻轻地彻底合上了。

  他一步,一步远离那个斗柜。

  她看着他,慢慢地合上眼睛,两行泪水滑下来。

  “走吧。”他回头叫唤队友。

  纷乱的脚步声,一地的血迹,他拖着沉重的步伐缓缓经过女人。都是为人父母的。女人身体僵直着,一直到他最后出了门,才听见她倒地的声音。

  轰一声。

  在他整个世界回荡。

  他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走着,融进夜色里,只是把手里的苹果又攥紧了些。

  像是怕有人来抢似的。

  赶路花了很长时间,商议也花了很长时间,等钱到手,天已经微微在泛白了,他坐在板条箱上数了数,又数了数。

  “妈的。刚刚一看又膨胀了,拿到手里都是废纸。”费伦把枪一扔,“这日子人他妈怎么过啊。”

  他没有搭话,只是把那几张钱捋平对好,叠整齐了放进贴身的口袋里,然后手撑着箱子,慢慢够到地上。

  “老大?”

  “去泡一泡。尾骨疼。”

  他把身上的武器拆下来,枪,匕首,刀,弹夹,沾染着铁味的皮带,然后是那套衣服,连同护腕,手指上的绷带,还有任何沾染着血味的东西都扔到一边。

  开水龙头放水,从头淋到脚,每一个地方都不放过。

  水浸透他的长发淌下来,温热的,摸起来像是血,像是从那女仆的头发里探出来似的,模模糊糊中只看见那金色的头发。

  染血的金色头发。

  他狠狠泼一片水在眼前,摇摇头。

  不会的。

  他深深吸气。

  一定,一定不会的。

  他总算换好衣服,并且抢到了加里安的吉普车,集市开得早,他还讨价还价买到了糖,隔壁家的小陶瑞尔喜欢吃的那种。

  到家门之前那段路,他蛮不情愿地放慢速度,这发动机太吵了。

  他干脆停在路边上,拿着东西下车,迈步跑回去。

  凌晨的冷风削刮着他的脸。但这风又是甜丝丝的,不是花的芬芳也不是食物的香气,就是怎么都有些甜,只有到了这里才有的甜味。他张开双臂,风从他手臂上下呼啸而过,好像下一秒就要飞起来一样。

  轻盈的,甜蜜的。

  拐过这个弯,他放慢了脚步,让那头金发一点一点地出现,丰满,完整。

  莱戈拉斯坐在楼梯上等他,双腿曲着,脸埋在臂弯里,金发水一样地洒在身侧。

  他想着小心翼翼地靠近,双手已经摆出了横抱的架势。不过他一踏上第一个台阶,儿子就抬起头来,小拳头揉着眼睛。

  “Ada.”儿子朦朦胧胧地露出个微笑。

  “我回来了。”他说。

  “这是什么?”

  “哎呀,被小叶子发现啦。”他十分惊讶的样子,“行行行,那我就勉强给你看看吧。”

  孩子伸出双手,接过父亲递过来的小小包裹,端端正正地放在大腿上,一层一层慢慢地打开,红色一点点一点点露出来。

  尽管包裹得严密,几天下来,苹果还是有些发皱了。

  但孩子眼睛闪闪发亮,把苹果拿起来看了又看,摸了又摸,闻了闻。

  “真香啊。”孩子笑眯眯的。

  “吃一口试试?”

  “Ada先吃。”孩子把苹果放在父亲手心里。

  “……小叶子真乖。”

  他将苹果在手心里转了转,找到瘀伤那一块,咬了一口。

  这苹果确实好极了,咔嚓一声,汁水好像淌满了整个口腔一样。

  “你看,它在向你笑呢。”他把缺口转给孩子看,红彤彤的大脸蛋,中间黄橙橙的微笑。

  孩子就这父亲的手往缺口底下咬一口,“现在是大笑啦。”

  再转回来,他也跟着笑了。

  “好甜好甜。”孩子的眼睛弯成月牙,嘴里咬出咔嚓咔嚓声。

  “是啊,好甜。”

  他捏捏孩子的小脸,把孩子抱进怀里。

  “有句话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

  “嗯?”

  孩子蹭了蹭他的肩膀。

  “新年快乐,Ada。”


=====

被剥削被咒骂被怎么样、被虐待被威胁被怎么样都不会生气,

但是孩子。


 @笛涩    点梗:“我回来了。”

写到失眠。





评论(10)
热度(107)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