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莱】意料之外

  他知道有点不对劲,但他起不来。

  被褥柔软得要命,真的,要命,他连夜清剿,膝盖在作痛,肌肉已经麻木,最后的记忆是靠在树干上,朋友递给他一块兰巴斯。

  他咬了没有?不记得了。

  总之他被好好地安置在床上,而且显而易见的不是他自己的床,也不是医疗室的,屋子里有温暖舒服的香气,他平时并不点这个,现在安抚了他紧绷的神经。

  半梦半醒间,他翻了个身,周围凉滑的触感让他稍微顿了顿:他发现自己几乎什么也没有穿。

  床周围的帷幕都放下来了,昏暗之中,他眼前模糊不清。

  这是什么状况?

  他似乎听见有人声,是加里安应和的声音,他们来找他了,还是要给他找医师,有人在跟加里安说话,另一个人。

  瑟兰迪尔。

  他仿佛能看到密林的精灵国王拖着长长袍服在屋里行走的样子。

  “什么?还是找不到他?”

  是在说他。他知道父亲提起他的时候那种语气。

  他这时彻底醒了过来,伸手摸向床头。

  鹿角。

  维拉在上。

  他背后在渗冷汗,这里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避,一点动静都会引起父亲的注意。

  “继续去找。”瑟兰迪尔放下了酒杯。

  按照习惯,瑟兰迪尔应该继续处理他的公文了,小时候莱戈拉斯总是爬窗进来,骚扰他,不让他老是呆在座位上,据人类说这样很容易得腰椎病。

  现在莱戈拉斯祈求,父亲最好突然遇到什么灵感,要去书房里沉思一番。

  仿佛维拉听见了他的祷告,长袍窸窸窣窣,酒液滑进酒杯,指节敲在门上,门里的暗锁咔哒咔哒地打开。

  莱戈拉斯屏住呼吸,终于等到门轻轻关上,暗锁相互咬合叮叮当当。

  他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赤脚一点点碰到地上,一步一步,靠近帷幕——

  “好,现在没人打扰了。”

  他来不及收回手,帷幕就被掀开了。

  “嗯?小叶子。”

  他以为已经离开了这个房间的瑟兰迪尔,正在咫尺之间向他饶有趣味地歪歪脑袋。

  他根本不用担心自己没法解释了,因为瑟兰迪尔跟他一样,衣冠不整。

  哦不,几乎赤裸。


=====
简而言之,还没告白的叶子 他穿越到 已经打完全垒的叶子 身上了。
失眠的人有病,需要大家用包容的心对待,谢谢。

评论(2)
热度(121)
© 白水行 / Powered by LOFTER